News

如來的風格——做個“硬餅乾"

Published on 05 March 2022

二千五百年前,悉達多太子成為這世間偉大的革命家之一。後來人們尊稱他「喬達摩佛」,但他自稱「如來」。悉達多太子的革命與推翻政權、解決世仇或反抗種族暴力無關,他的革命思想是由一些看似十分世俗、卻是切切實實的硬道理所觸發的,比如「變化無可避免」、「沒有任何事物是確定的」。不論我們一廂情願的力量有多強,不論我們用多少水泥包覆一個概念,意圖讓概念堅固、永恆,但事實是:不論我們堆疊了什麼,終究會倒塌;不論我們積聚了什麼,某個時候就會隨風飄散;不論我們舉高什麼,都將會落低;不論生起什麼,終有一天會消逝。

沒有任何一個存在的事物能給我們絕對的滿足──悉達多太子也了悟這個簡單、赤裸的實相,即使他享受著宮廷的美好。他了解,不論一個現象看起來多麼正向、有希望,都總有另一面是不合我們的意。他知道我們所感知的一切都是自創的投射,不論我們給那投射多麼清楚明確的標籤,它的真實性都如同一個因飢渴而死的人所幻想出的海市蜃樓。

喬達摩佛看出並認清這些實相時,便開始分享這些真理給他著名的追隨者,他們都乞求他告知如何能像他一樣。人們習慣上說,佛在世時傳授了八萬四千種法門,但我有個感覺,這嚴重低估了佛的教法。如果我只專注在浩瀚教法之海的一滴水上,就會像宣言所說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除了你自己,還有誰能主宰你?」

如今,在我們的現代世界裡,做個「主宰」是件令人痴迷的事──多麼諷刺啊,在這民主的時代。走進任何書店,都能看到書架上塞滿了各種有關教你如何做一個領導者、經理和老闆的書。現代人似乎都崇拜個人至上,所以,我們難道不應該敬畏這個二千五百年前,不只談到做主人,還談到如何做自己的主人的人嗎?

不同於那些心理自助書,喬達摩佛對於教授如何主宰別人或如何管理和領導別人,沒有絲毫興趣。所有那些都會導致自戀和妄自尊大,並且還給自拍文化招來更多的擁護者。佛所說「做自己的主人」,與確保沒人可以指揮你或統治你,沒有關係,那句話的含義比指揮、統治更深奧。佛所說「做自己的主人」是自我領導風格的典範,它讓你自己的希望、恐懼、驕傲、偏見和貪婪,不致於控制或指揮你。因此,學習到不輕易被自己的偏見、意見和成見所影響,你就成為自己的主人。

牛年絕不是容易的一年。疫情不確定性的拖延和歐洲戰事的爆發──不僅僅是貿易戰,還是個使用致命武器的全面戰爭──當一個焦慮稍緩時,新的焦慮的起因從四面八方冒出來。我希望並祈禱,虎年會帶給我們多一些需要的撫慰和空間,好讓我們能更自由地呼吸。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並祈禱,我們每一個人對於學習如何不輕易受傷或受騙,都能培養真正的興趣,並且發展出我們所需的技巧來成為自己的主人──做一個堅定、頑強、果斷的「硬餅乾(意志堅定的人)」。「硬餅乾」不輕易激動或氣餒,也不輕易相信,但是有信心去接受「意想不到」。「硬餅乾」學習如何分享但絕不強加於人;對世界上每一個人都心懷慈悲,但時時覺知既得利益者的騙人把戲;掌握閱讀紐約時報和平壤時報兩個報刊的能力,同時識出他們編造的故事包含了比大部分小說更多的虛構內容。因為只有藉著學習做自己的主人,和平、和諧、繁榮在這新的一年才會成為可能,並在未來每一個新年都成為可能。

 

宗薩蔣揚欽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