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一行禪師(1926-2022)

Published on 24 January 2022

2022年1月23日

一行禪師圓寂,這是我們這個世界多麼大的損失──這個世界糾纏於過去和未來,這個世界對住於此刻幾乎沒有興趣,這個世界已經忘了微笑的價值,這個世界已經忘記如何在刷牙時真正處於當下。

對那些關心佛陀教法的人而言,一行禪師的圓寂不啻為一特別沈重的損失。在現代世界,佛法這種古老智慧很難接觸到出生在沒有「無常、苦、無我、涅槃」這些概念的文化中的人。如今人們怎樣能夠受到鼓勵去至少理解這些想法?更遑論生起以此想法維生的願望。

佛法也許從來都是關於心的最古老且最有系統、最科學的研究了,然而它一直被無情地歸為「宗教」、「信條」或最好的是「古老亞洲思想」之列。即便如此,一行禪師為佛陀教法敞開大門的決心從未動搖過。為了讓這世界對佛法產生好奇心,他始終堅持付出極大的努力。

而且他成功了。現今數以百萬的人不僅耳聞過「正念」,並且試著修持。這是個了不起的成就,一般需要花幾個世紀才能完成,一行禪師設法在他短暫、紛亂的一生中達成。作為佛教徒,我們要對他表達最大的感恩之情。

展望未來,敬佩一行禪師的人和那些積極追隨他的人必須記住,雖然他以影響眾人的能力而聞名,尤其是他的著作──例如《當下自在》或《活得安詳》(Being Peace)、《橘子禪:呼吸、微笑、步步安樂行》(Peace is Every Step)、《怎麼愛》(How to Love)、《正念的奇蹟》(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等──但絕不要把他低估為一個「新時代」、「新世紀」的導師。他終其一生出家的這一簡單事實,說明他的方法遠比只是「微笑」更多。

自七、八歲第一次看到佛像時起,一行禪師便強烈渴望成為像佛一樣的人。十六歲時,他在越南順化慈孝寺出家,七十多年後選擇回到那裡離世。如果這一舉措、態度沒有顯示出他所擁有佛法的深度與實質內容,那也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做到了。我們都應該銘記,他是佛法的偉大勝利幡幢。

 

宗薩蔣揚欽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