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New-Years-Resolution-CHT.jpeg

News

新年願望

Published on 01 March 2022

再過幾天,最後一個我們稱之為「新年」的文化現象即將到來──這次是藏曆新年。

「新年」是人類因方便之故而想出來的無數的詞彙之一,就像筆、擦子、鞋帶、髮夾和衣架。我們也給無實體的概念貼上標籤,比如「天空」,那也是為了方便之故;我們把空間分割成四個方向,然後堅持有個中間,但這怎麼可能?我們對時間也做出同樣的事,因方便故把一天劃分為二十四小時,一小時分為六十分鐘,一分鐘分為六十秒。基於那樣的幻覺,我們稱之為「新年」的這個鬧劇於焉誕生。

對小孩子來說,新年是他們所期待的,就像期待生日一樣;然而對於像我這個年紀的人,我們寧願忽略新年。但不論喜歡與否,由於我們包覆在身、語、意的殼之內,所以我們都受制於變樣、腐敗、鬆弛、飄移、衰弱等情況。因此,即使我們現在正經驗著不確定性的諸多展現,也不能阻止新年的到來。

藏人所稱的「牛年」只剩下幾天,過去這一年絕對不容易。令我們不安的是,在疫情的不確定性仍然持續之際,歐洲爆發了戰爭──這是我們這一美麗星球上另一折磨人的爭戰。佛陀的追隨者因為太多傑出大師的離世更是感到無力,那些傑出大師都是佛法的旗幟。過去一年,很多人因為發生許多事情而憂傷沮喪。但是很快地,我們將對這極糟糕的一年湧現懷想之情。

一如既往,在虎年到臨前的幾天,很多人開始思考新年願望,包括我本人也是如此。雖然我知道,公開宣佈我的新年願望是冒著被指控自負的危險,但以我的觀點來看,這麼做是在暴露我自己的缺點。

好,這就開始說了。我的新年願望是每天念誦《蓮師七句祈請文》1000遍。我要補充說明,這也許不必要在一個座間或挺背打坐的正式修持時,念完所有的1000遍。例如,我也許在與人交談時念誦,或是在購物商場瀏覽貨架時念誦,或是在上網時、看YouTube影片時念誦,或是在偶然看到一部有趣的電視影集最新一集的播出時念誦。我知道,對有些人而言,這種念誦方式聽起來有點丟臉,這不是累積祈請文的完美方式。但在如今這個時代,如果有人像我這樣把嘴巴孤立起來,時間長短只夠念誦《蓮師七句祈請文》一遍,那也只可能被認為是非常有價值的活動,絕對比什麼都沒做要好。

所以,如果任何人想要有類似的新年願望,請加入我。你不必承諾每天念1000遍,也許100遍對你比較適合,或者甚至10遍。當然,如果你比較喜歡身體坐直、遠離分心事物的正式修持方式,請隨意。但如果你和我一樣缺乏紀律、無精打采,與其斥責自己非常沒用,不如鼓勵自己。那就是我做的。即使是最缺乏紀律的修持都遠比什麼都沒做要好。

最後,為了減低回覆我所收到的新年祝賀的負擔,我要先發制人地祝福每一個人:「新年非常快樂」。

~宗薩蔣揚欽哲

 

聆聽宗薩欽哲仁波切念誦的《蓮師七句祈請文》。音樂:Tadi 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