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Dodrupchen-Rinpoche.jpg

News

多竹千仁波切(Dodrupchen Rinpoche)1927-2022

Published on 04 February 2022

英文發佈於2022年2月3日

我們人類往往會藉由如何將理論付諸實踐來評價一個政治人物、人道主義份子或環保人士的可靠性或價值,但這樣的評估並不容易。這個人言行一致嗎?他們說話算數嗎?很難看得出來。當這個人涉及有關靈性修道的事務,那就更難分辨了。

我們很多人都非常善於宣講佛教教義。例如教授「無常」時,我們很會引用偉大釋論的最好建言,並且背誦出佛陀有關無常的話語和詩歌。然而每當別人請求我們的原諒和忘記時,我們的心卻變得硬冷。每當一個龐大願景需要長期規劃時,所有關於無常的思想都被碾碎。

我們有些人也許談論菩提心時講得頭頭是道,但在關鍵時刻,我們修菩提心頂多是為了累積福德,好在靈性道上前進,或者最糟糕的是為了我們個人的滿足。如果你覺得修持菩提心有難度,等你聽到大圓滿和修持大圓滿教法所需的條件就知道了。

大圓滿核心教法的其中一項是不造作、無牽掛,換句話說,如何在舉止、態度、世界觀等上面,保持百分百的真誠與真實。如今許多人喜歡談論「不造作」之道,但少有人能夠修持並真正生活在不造作之中,亦即少有的大圓滿的修持者。難怪偉大的大圓滿上師一而再地提醒我們,大圓滿教法和大圓滿行者之間有著巨大的差別。

怙主多竹千仁波切被許多信徒,尤其是他的弟子們,認為是二十世紀稀有、現存的持明之一。這位無牽掛的「持覺者」,剽用創巴仁波切的話,是「真實威相(authentic presence)」的典範。就我個人而言,我不敢做此聲明,我怎麼能?只有持明可以認證其他持明。

即便如此,像我這樣的人仍有其他方式可以證實一個人是否為持明,其中一個方式是聽聽我的上師們如何說。包括我自己的上師在內,許多偉大上師公開地尊怙主多竹千仁波切為持明。就我的經驗,這些上師所說的每一句話,最後都證明是真的,所以我沒有理由不相信他們。另一個方式是透過個人觀察。

在此先說明,雖然我假裝不是,但我對於符合社會期待、道德準則、當然還有政治正確等所有我喜歡玩的遊戲很入迷,這本身顯示我缺乏真實性。像我這樣充滿不安全感的人,我所做的每一個舉動都產生出越來越多的偽善。這也許是為什麼我的投射所創造出的世界似乎充滿了偽君子──他們散發的謙恭根本不是謙遜;他們努力表現得驚世駭俗,基本心態卻是非常保守;他們在眾人面前顯現樸實模樣,但私底下放縱於過度的舖張浪費。

我們很多人接受、甚至試著誇耀一個隨和、無牽掛的表面形象,但那不過是膚淺而已,世上很少有人真正的無牽無掛。這種缺乏無牽掛的副作用是我們的每一個念頭和行動都是謀劃或造作的。結果,見、修、行變得假裝而虛偽──見地被誇大或低估(我們誇大究竟真理和低估相對真理)所遮掩,禪修是假裝,我們的行為滋生出連續不斷對自己和他人的評斷。年復一年,我們談論著空性,然而極小的批評就能深深傷害我們的心,一絲絲讚美就讓我們明顯地自大起來。

我從九歲時便認識怙主多竹千仁波切。儘管我的感知狹隘、有限,我仍多次見證到他的永不妥協。他是這個星球上少有的真正不妥協的人之一。如果我要講述一些證明他是如何不妥協、不偽善的事情,會引起一片譁然,甚至會觸發造成毀滅自己和他人的負面事情。就像青蛙以為自己居住的小井匯集了世界上所有的水,當牠看到池塘並且了解到自己的眼界多麼微小時,便驚嚇得昏了過去。很多人可能不會相信半個字,其他人則可能嚇昏了。只有一些人體會到,怙主多竹千仁波切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令人驚訝的真實性的證明。

那些不只在理論上也在實修上能品嚐不造作法道滋味的人,將會體會到,這時代的人們受到了多麼大的加持,因為當怙主多竹千仁波切行走於這個地球時,我們也同時存在,他是佛法活生生的體現。

宗薩蔣揚欽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