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成就法總集》教授

Published on 13 June 2022

現在,你們許多人已經通過小道消息得知我將進行一系列《成就法總集》的教授與灌頂,這些都是密法的教授,而不是一般介紹性的佛法課程,也不是單純的小乘或大乘教法。

我有一個「無可爭議的理由」和一個「可爭議的理由」來給予這些教授。讓我有勇氣給予這個灌頂的「無可爭議的理由」是——我從我的上師那裡得到了這個灌頂,而我相信我的上師比所有的佛陀都更加殊勝。(在這個時代,有很多人甚至在沒有傳承的情況下就給予灌頂,我在這裡這麼說,已經是非同小可。)

而「有爭議的理由」是,在我慈悲的上師擁抱了我這麼多年後,我仍然只是一個嚮往發心金剛乘的修行者。因此,我在此聲明,我絕不是一個可以給予這一系列教授的合格密法上師,所以,為了你我的利益,請不要來參加這個教授或是繼續往下讀。

但如果你仍然堅持要接受這些教法,那麼,我作為一個對整個佛法,尤其是金剛乘的衰微感到擔憂的人,我會盡力將所有來參加的人都放在我的心上,這是因為密宗上師必須把每個弟子都看成自己唯一的孩子,但這並不意味著我會知道你的名字或持續和你保持聯繫。

對于那些猶豫不決,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參加的人,我建議您們按照密宗的規定,對我個人進行徹底的背景調查。你可以參考很多網站,特別是塔利亞-紐蘭(Tahlia Newland)、馬修-雷姆斯基(Matthew Remski)、喬安妮-克拉克(Joanne Clark )等人的貼文。

無論如何,請記住,從世俗的角度來看,我對你而言不會是一種資產,而更可能是一種負擔——有點像(那些需要另外付費的)超重的行李。當然,反之亦然——你對我而言也是如此。

你們當中有些人可能還有另一個原因讓你們猶豫不決——你們希望接受這些灌頂,但你們已經有太多修行上的承諾,不確定是否應該再許下更多承諾。對這些人,我想說的是——我不在乎你之後是否會去唸誦其中一個咒字,只要你不放棄佛、法、僧,只要你不抱持著有些事情可能沒有因果的見地就可以了。

相反地,我要你去憶念佛、法、僧的殊勝, 我希望你會被 「空性 」和 「緣起 」深深吸引。我希望你們能協助佛法的保存,使它能成長並發揚光大。這就是你們的承諾。

對於那些讀到這裡依然決定接受我的灌頂的人,我需要告訴你們,我們的關係之後將徹底改變。從此之後,你和我將再也沒有談判的空間,沒有彼此猜忌,沒有利益交換,也沒有猶豫不決。在這裡有點像客戶不是至上的,客戶也沒有資格發號施令。

如果你想踢足球,你可能會受傷或有些淤青。如果你想戴著頭盔和護墊來打足球,那它就不再是足球賽了。

還有一個問題我們應該澄清:我可能有許多與你不同的思維方式,無論是在宗教、社會、政治還是其他方面。例如,我不是西方自由主義價值觀的死忠信徒。

這並不意味著我討厭西方。我真的不是。而且在我努力宣揚佛法的過程中,任何人都可以告訴你,我對西方人的關心程度並不亞于我對不丹人、西藏人或錫金人的關心程度。但我應該可以抱持一些有別于他人的觀點,就像百分之九十的人沒有特別的理由,只是因為一些他們自己流通的印刷品告訴他們金正恩是個壞人就這麼相信了。

這就是我的想法,我有表達它的自由。我之所以在這裡說這些,是因為如果你真的對此有很深的疑慮,這可能會影響你對我的看法,如果這真的會讓你從理智上、情感上,甚至你整個人都感到非常困擾,以致于讓你覺得我沒有資格成為你的金剛上師,那麼你最好不要來接受這些教法。

當然,我們可以有完全不同的看法,也可以互相辯論。你完全有權利提出你自己的觀點,如果它與我的完全不同,我也會完全理解。即使你是我所批判的自由主義者的縮影,身為一個密續的修行人,我仍然會緊緊地呵護著你,關心你在密法修持上的需求。

所以我們的意見分歧完全不會妨礙我們在金剛乘上的三昧耶。這就像我喜歡咖啡,不喜歡榴蓮,而你喜歡榴蓮,不喜歡咖啡一樣簡單。這不會對我們在精神層面上的關係產生任何影響。

 ——宗薩蔣揚欽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