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中文版採訪《正見》的作者

1. 心理雜誌編輯問:
    請看我們年初在網上進行的調查。這也是第一次《心理月刊》用坦率而直面的態度 和她的讀者交流“死亡”、“喪失”這些話題。您從這些資料的反應中, 看到了什麼?

    作者:
    首先,我想說,我很高興這在中國 出現,因為我認為,通常亞洲人,特別是在中國,對長壽有著某種有趣的 執著。
    有許多長壽的象徵: 從某個長鬍子的聖者的形象,直到細微的東西,比如壽桃,長壽的符號, 等等。
    同時,從我過去與中國朋友(有限)的經驗中,我注意到,死 亡被看成是非常陰暗的事——是應該避諱的事。
    所以,死亡成為了一 個“話題”——不忽視死亡——是件很好的事。我說這是件好事,不僅僅 是因為它是件很“靈性”的事,而因為它是一個事實。不管你喜不喜歡, 死亡是會發生的。不回避事實是很好的,從這點看,這個調查是件相當好 的事。
    當然,看到這個調查,我有自己不同的詮釋,不過,我不覺得 它們很重要。我發現到的一點是,我認為它顯示出“死亡”這個現象沒有 真正被研究或思考過。我們顯然沒有思考過它。
    除此之外,我們都還 沒有死。當有人去世時,我們所能做的就是觀察。有時候我們不得不去觀 察,可是,我們試圖儘快地忘掉它。當今世界的整個文化就是試圖讓我們 忘記“死亡”。
    這個調查清楚地顯示出我們沒有正確地瞭解“死亡” 。舉例來說,假如我們問同樣的問題關於夢,,這一點就可以被清晰地表 現出來。我會很感興趣去讀一讀,對於這樣的問題的調查結果,比如:
    “當你在做一個美夢時,你最懼怕的醒來方式是什麼?”
    或者: “你害怕醒來嗎?”
    我們還沒有死,可是,我們做過不少的好夢或噩 夢,我們對夢確實有些瞭解。我們知道,不管是被一桶水澆醒,被鬧鐘吵 醒,或者被別人捏我們的腳趾頭弄醒,這都不是那麼重要。過一會兒之後 ,我們是怎麼醒來的就真的無所謂了。
    如果我們對死亡做一點研究, 我們對於死亡的態度可能會改變,而且,我們也許會對從夢中醒來問同樣 的問題。這就是研究的作用。
    把它看成夢,是另一種方式去看待被我們稱作“死亡”的現象。這只是 一種訓練——我不是在說這是唯一的方式。。。這種態度也許是需要的, 這也是研究的意義。

2. 心理雜誌編輯問:
    在災後重建的過程中(也包括 金融危機爆發的過程),儘管不斷有報導說,有人不堪承受這些巨大的打 擊選擇了結束生命,但我仍看到絕大多數人以更頑強、近乎生命本能的力 量重新開始讓生活有序化、繼續帶著希望活下去。在您看來,人與人為什 麼會選擇不同的生命態度。那些無力的人該被賦予大的同情還是該被譴責 ?選擇繼續活下去的人,那希望本身有力嗎?

    作者:
    再次,我抱歉地說,我是被訓練成佛教 徒的人,只會說些很靈性的東西。這對人們來說可能很無聊。我想指出, 這是一個完全被物質主義驅使的社會會做的。它拒絕其他所有的價值。而 只賦予一種價值——“經濟增長”。這是你唯一的價值,你唯一的目標, 唯一你所知的人生。這是你認為唯一重要的東西,當它無法運作,所有的 希望都沒有了。
    “一個靈性的人可能會同情這些人,有機會的話,會告訴他們“嘿,你 看。生命中除了勞斯萊斯汽車和豪宅,還有別的東西——比如詩詞,歌曲 ,看看大海,呼吸新鮮的山間空氣。。。而且,如果你更敏銳,還有東西 比如禪思:看著你的憤怒,看著你的欲望,看著你的骨骼和肌肉。”
    那麼,如果市場崩潰,如果你有一種靈性的價值觀,你將持一種不同的 態度。

3. 心理雜誌編輯問:
    為什麼經歷了汶川這麼重大的 地震事件,人們依然覺得死亡是一件離自己很遠的事情?這樣的態度裏有 自我保護的意味。從佛教的角度看,或者從您個人的角度看,您覺得這說 明瞭什麼?在同樣經歷了08年之後,您個人對待“死亡”的態度是什麼?

    作者:
    我們故意讓自己遠離很多事實和真相。死亡 這實相更明顯是因為它是必定發生。所以,有時候人們還會提及它。還有 很多其他的事實我們在試圖遠離。這本身就告訴我們靈性的價值是多麼重要。
    當我說靈性價值,我不是在說向某些天神或某些外在資源祈禱求救—— 比如打911
    我在說的是思維,以便使我們能夠習慣,或接受真相。接受是很強有力 的。如果你學習去接受一個事實,這是相當有力的事。這就是我個人認為 的靈性(道路)的作用。它發展出技能去接受某些事實。聽起來也許容易 ,能夠接受需要大量的訓練。
    我必須接受,如果我能活90或100歲,我一半的日子已經逝去了。
    我不能只是理性上接受它。我必須實際上真正這樣想。我應該買多少東 西?我應該構建多少房子?基本上,我在談的是為我們的人生做“預算” 。
    這可能真的能把我從虛假的希望與期待中解救出來,使我更友善等 等,並且讓我的生活很簡單與快樂。

4. 心理雜誌編輯問:
    在我們的調查中,有接近半數 的人,都希望死亡是突然到來的,但如果我們平時都很少想到死亡,這種 “突然”會帶給我們什麼?

  作者:
    我會說,這完全取決於個人。根據佛教,死 亡不是如同火焰的熄滅或濕氣的蒸發。“死亡”不是大“結局”。你的意 識是繼續的。
    所以(佛教中)沒有這類哲學。死亡僅僅是這個所謂“身體”集合體的某 種功能。意識仍然延續。而且,依據佛教,如果有任何痛苦或愉悅,理解 痛苦和愉悅的心是繼續的。
    所以,希望突然死亡的人們也許是在想,如果只是人死如燈滅,之後也 就沒有人在體驗,他們可能想,因為沒有人在經歷,那麼突然死亡會更好 。
    但是,那些相信有意識的人無法忽視(它)。也許因為 沒有機會寫遺囑,做些祈禱或者和親人說話,就死去了,而感到更痛 苦.  意識到“我突然死了!”,是可能痛苦的。
    與此同時,對於靈性上成熟的和長於思維的人來說,也許一個突然的死 亡是好的。無需經歷所有的身體的痛楚! 你的心是完整無缺的,而且由於 你的靈性成就,你是清醒的。你知道如何去處理死後會經歷的狂亂和幻覺 。
    同時,為了有時間去逐步禪思,有些靈性修持者也許喜歡一個漸進的死 亡。
    所以,這因人而異。

5. 心理雜誌編輯問:
    在08年,很多人經歷了迭蕩起 伏的大悲大喜——無論從大自然還是到人類社會本身發生的事情(如雪災 、地震,奧運、毒牛奶事件、金融危機),都會讓人在產生強烈的無力感 的同時,又升起振奮感,我們如何消化、理解這些劇烈情緒,該用什麼樣 的心態去面對未知的09年。

   作者:
    抱歉我又要回到,學習我們人性狀況的事實 真相這一點上來,這是我們不得不做的。
    我們必須從已經發生的當中學習。不過,我說的學習,不是以便防止它 再發生。我們對此無法控制。如佛陀所說:“一切和合之物都必定會分解 ,衰敗而成為無常” 。
    這一點需要被思維。我再三地這樣講,是因為現代社會裏的所作所為與 此恰恰相反。我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試圖去忘記它。人們會讓你以為,所 有這一切永遠都不會再發生:“讓我們來修築更好的道路,更好的住房, 吃更好的藥,努力創造更完善的安全系統”等等。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可行的,不過,這一切最終都無法幫助我們。這不 是振奮人心的消息,不過,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東西。

6. 心理雜誌編輯問:
    您提到“擊敗我執,是比一切 真實或超自然的能力更大的奇跡”,我們要怎樣理解這句話,在面對人生 重大的喪失問題面前,去除我執可以幫助我們度過這些難關嗎?

  作者:
    絕對可以,因為如果你已經消除了自我,“ 喪失”或“失去”這個詞就永遠被改變了。如果你已經改變了這個詞的含 義,你肯定不會經歷這些還沒能粉碎自我的人,所經歷的。

7. 心理雜誌編輯問:
    證悟是超越一切概念的,但世 間存在的各種概念不正恰恰是人類賴以從無常世界裏獲得確定感、獲得安 慰的基礎嗎?但我們說要超越一切概念時,會有很多人問,那麼那些慈悲 的概念呢?也要被超越嗎?

   作者:
    是的。當然。我們還要超越使用的工具,方法 ,和我們修的道路。只要我們還沒有超越這些,我們就還不是一個成就了 的人。已經成就的人,用經典的佛教用詞-- 已經“到達彼岸”的人, 不僅 超越了問題,而且超越了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