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波切關於禪修問題的回復

問題1:禪修時當我看到念頭,但還是被念頭所轉或者被情緒煩惱所轉。然後開始懊悔,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這個懊悔是很好的。這個懊悔能指引你去到一個好的層面。花時間在這上面吧。因為至少你瞭解到你所不該做的是什麼。當你知道你不該做什麼的時候,你有更大的機會走向你應該做的。而且,同時這個懊悔也是覺醒的曙光。

問題2:有時候我能察覺到散亂,這時如何通過禪修回到並停留在正確方向上?
仁波切答:有幾件實際的事情可做。一是做短時間的修行,但很多座。這非常重要。舉例來說,若你想要成為酒鬼,就必須喝點、再喝點,做很多次以建立習慣。大約一個月之後,你就變成完美的酒鬼。如果你一次硬喝下一瓶,就再也不想見到酒。第二,持續性。如果你一個月做很多禪修,接下來九個月什麼都不做,那行不通。我寧願你每天做五分鐘禪修,連續做上數個月。然後禪修和非禪修之間的間隙應該愈來愈小。我的意思是,我們往往坐在佛像前的座墊上禪修,然後一出門就把這全忘了。例如,就在這一刻,當我喝咖啡的時候,若我能夠覺知到它僅僅是很短暫的片刻,那就可以被視作非常有益的禪修。不要只將你的修行限制在佛堂內或在聖地前。修行也在廁所、廚房、酒吧、百貨公司。

問題3,當我們看著念頭時,您說我們不要跟隨念頭。但在這兩者中間,似乎還有一種,就是給念頭貼標籤,或者說辨識念頭。現階段我們應該這麼做嗎?
仁波切答:給念頭貼標籤實際上是種很細微的跟隨。

問題4,仁波切剛剛談到,禪修時看著自己的念頭,但不跟著念頭。這該如何做呢?看著念頭但不跟隨念頭?
仁波切答:跟隨念頭意味著捲入,你就被干擾分心了。

問題5,仁波切曾說過禪修或修行就是去習慣。我們要習慣的是什麼?
仁波切答:努力安住當下,這個很難習慣,我們不是執著過去就是執著未來。

問題6,在禪修中,賊入空室是一種什麼樣的程度?
仁波切答:哦,是相當高的境界。

問題7,仁波切,禪修是證悟的唯一入口嗎?
仁波切答:不,不是唯一的。
學生問:那是最重要的?
仁波切答:是廣為流傳的。

問題8:對初學者來說,打坐是不是更重要?
仁波切答:非常重要!特別是“只管打坐”。

問題9、我最近每次打坐總是昏沉,並且幾乎每次對抗都失敗,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 縮短打坐的時間。不要擔心,別讓現在遇到的問題讓你失去修行的心。

問題10,閉關是不是在“閉”中學著頂果欽哲仁波切說的“開放”。
仁波切答:是,修習“不分心。

問題11,“只管打坐”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念頭該如何面對?
仁波切答:只管打坐就是只管打坐,(對於念頭)只管看著。

問題12,什麼都不管,只管打坐會不會變成一種發呆?
仁波切答:不要擔心結果。

問題13、禪修就是坐在那裏什麼都不做。當念頭來的時候,就讓它來。當念頭走的時候,就讓它走。那麼,禪修和我們平時的想有什麼不同呢?
仁波切答:在我們平時的思考中,當念頭升起的時候,你並不知道。

問題14、我正在從網站上聽您的課程。非常感謝您和那些為這些視頻工作的人!在您的課裏,您提到在聲聞乘的傳統裏,禪修者可能會有色界或者無色界的經歷。對想證悟的人,這是一個不可避免必須要經歷的經歷嗎?
仁波切答:不一定。

問題15,幾年前看了仁波切的《佛教的見地與修道》根據書中止觀方法修夢幻觀,現在的狀況是:思想情緒有時達到空無一物的狀況這是開悟了嗎?
仁波切答:當我們靜坐時,會生起多種經驗。對於這些經驗,(過去大師給的教導中)最重要的是把它們全部忘記。當然不要把它寫在紙上,甚至不要把它寫在你的腦裏。

問題16、對於趨近證悟,念誦儀軌和打坐的不同點是什麼呢?
仁波切答:端看你的動機 —菩提心。有了菩提心,簡單地念誦經文就可以帶你成佛。但如果動機不正確,即使打坐打得很好,它也沒有辦法給你什麼。
問題17、在靜坐過稱中,極個別時,胳膊和手會自發出現一些柔和的動作,如雙手移置頭頂合十,或分至兩側如接物狀等,應該任其自然還是控制?
仁波切答:順其自然。而且不要去想它有多了不起,多特別。

問題18,什麼大圓滿的禪修——打坐需要睜開眼睛,凝視虛空。這樣的做的原理是什麼呢?是和氣脈有關嗎?
仁波切答:是。

問題19,有一件事情讓我很糾結:我很喜歡您講的只管打坐,但是我的師父說這並不適合我。師父說很多這些“普講”的內容是針對于初入門的修行者。我想請問仁波切,是否像打坐這些所謂的實修的方法,還是需要一個老師單獨教授弟子?
仁波切答:不需要。

問題20,想請仁波切談一下關於“止觀”與“氣脈明點”在修持上的異同?
仁波切答: “氣脈明點”只用在金剛乘裏,而“止觀”在南傳、大乘、金剛乘中都可以找到。

問題21,您曾說:禪修很重要:只管打坐。以前我每天有三至四個小時的修行時間,剩下一個半小時禪修。現在我只是打坐。其他都不做了。是這樣嗎?
仁波切答: 你應該繼續做其他的功課,因為禪坐很難抓得准(英文字譯:很滑),大多數的時候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在禪坐。而至少做其他的功課時,你做了念咒等等的功課。

問題22,打坐的時會看到自己的期待和恐懼,看到自己很不好的地方,有時候會很難繼續坐下去。請問仁波切我是只是看著念頭,還是選擇減少座上的時間呢?
仁波切答: 不,你應該繼續坐下去。

問題23.我們可以像佛陀一樣只要打坐,而不用讀任何的經典就證悟嗎?
仁波切答:佛陀曾經接受過許多的教法。佛陀也曾經累積了許多的福德資糧。佛陀研讀過經典,也省思過自己。佛陀並沒有只是打坐而已。

問題24,在禪修時要經過很長時間的修煉才能達到不同的境界。比如說想自己可以持續保持心靈平靜,有一些西方心理學的東西,例如:催眠,它能在幾天之內就能讓人達到這個境界,因此像禪修是否可以通過比如說催眠西方方法達到?
仁波切答:首先當們要定義一下禪定的力量。現在西方學家們對禪修非常感興趣。我在牛津大學參觀他們的正念中心,那裏有些神經病學專家談到禪定的力量,如果把它理解成寧靜的心靈之類的話,的確有很多其他的手段都有幫助。動人的音樂、看著美麗的景色或一杯美酒或許能幫到。有很多其他的玩意好象都能達到讓心靈平靜的目的。你看生活的壓力讓你需要去按摩,去慢跑。或通過禪修來消除壓力,但我得告訴諸位,從究竟角度來說,讓心靈寧靜根本不是佛教的目的。佛教的目的是瞭解實相。這是最重要的。一個佛教老師寧可你有一個動盪但看到實相的心,而不是一個長久平靜卻見不到實相的心。
    我給你們講個故事:有位大成就者紐修龍多和侍者一起去西藏朝聖,在途中遭遇搶劫,強盜們不但搶走了所有東西,他們還毆打紐修龍多。當紐修龍多的侍者看到強盜毆打上師時覺得忍無可忍。他開始回擊強盜,他馬上打翻了幾個強盜。紐修龍多,喝令侍者收手,當時侍者已經氣得怒髮衝冠,無法看清眼前的一切。紐修龍多抱住侍者。讓侍者當下看著自己的心。就是這樣在動盪的狀況中,侍者見到了實相。從此侍者對生命的所有價值觀全改變了。過去他曾經認為珍貴的東西,再也不覺得珍貴了,別人對他的批評再也不令他煩惱了。所以說讓心靈平靜是件好事,但是你們要知道,嚴格來說,在佛教裏了悟實相更重要。

問題25:關於禪修的問題。仁波切,在開始的時候您提到簡單。我是否可以理解為禪修簡單化就是了知?
仁波切答:就目前來說可以,但是過段時間,能知者和所知之物的不同之處將會變得越來越小,距離也越來越近。然後所謂的散亂和專注會變得越來越接近。對於初學者,剛開始散亂與專注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你散亂了,你當然就不是專注。過段時間後,你散亂的那一刹那,你就是在專注。就好象你在做夢。比如說你從懸崖上墜落下來,假如說你知道你身在夢中的話,那麼你就不會恐懼。如果你有恐懼的話,你可能一半會感到恐懼,而另一半會說,這只是個夢而已,不會太糟糕。好,當散亂和專注變得越來越接近的時候,你就會看著此生和夢的例子。不管你經歷什麼,是好是壞,都無法對你起作用。現在,任何事情都能對我們起作用。比如說我們今晚上去吃了個晚餐。假使說我們有點拉肚子。然後你會想,是否是我們吃的什麼東西有問題,沒錯,那個點心是有點味道。接下來你會追查這個餐廳是否是非法的等等。你看,芝麻大小的事情都能令我們大動肝火。而其荒唐之處在於,不管我們是否大動肝火,我們對它也無可奈何。即便是我們無可奈何,我們裝著做些什麼卻令我們感到些許滿足。這就是可持續的經濟。這就是為何有各種各樣的玩意在出售,比如說襪子。兩千年前我相信是沒有襪子的吧?我們做這些古怪東西來穿真是匪夷所思。我們目前尚沒有鼻套,或唇罩之類的東西。這些東西對經濟來說可是重要的。其實我覺得學習佛教對商業人士是很重要的,因為它真的就是學習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