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波切關於上師問題的回復

問題1、如果我的生活很難接觸到優秀的上師,我仍能通過自我的修行證悟嗎?
仁波切答:
    恩,(透過自我的修行)又有何妨呢?不過如果你持續不斷地修行,你會遇到你的上師。

問題2:平時很難親近上師,如何觀察、瞭解和思維上師的功德?
仁波切答:要去觀察一位上師是很困難的,因為經典裏對學生和上師的特質有那麼多種描述。我正在整理這些教法,準備出版一本這方面的書。不過,針對你的問題,我會說一位上師是否在乎你的證悟,這一點相當重要。如果他關心的是你的證悟,而不是你的外表、財富、效率或是你的服務奉獻,那他可能做出任何可以讓你證悟的事。他可以罵你、打你,因為通常我們不會對別人這樣做,因為你可能會因此而失去這個人。但是如果這個上師對世俗的回報一點都不感興趣,就像馬爾巴那樣,那麼他基本上就不會試著去討好你的自我。但這樣說還是很籠統,對於上師的言行還是可以有很多種解讀。因此,向諸佛菩薩祈請,祈請你能找到一位真正的上師,而且你會知道如何去珍惜感恩這位上師。祈請你會不僅聽到他的教法,還會知道要如何把他的教法聽進去。這兩者是不同的。有的時候我們聽到了,但不一定聽進去了。

問題3、現在漢化的佛教給我的感覺都是一直在修煉佛法的容器,而非佛法本身。很多優秀的上師也很少真正能與外界溝通,如何才能尋找到適合我的上師呢?
仁波切答:
    發願,向佛陀發願,讓你的上師能找到你。

問題4、仁波切說“讀《金剛經》,讓你的上師找到你,我現在每天一部《金剛經》,5個月了,請問我的上師怎麼還沒有來找我?
仁波切答:
    要有耐心。

問題5:如何判斷自己對上師的信心是清淨的、而不是盲目的迷信?
仁波切答:這要看你追隨這位上師是抱著想要和他在一起,伴隨他的渴望,還是出於想要成佛證悟的渴望。

問題6、怎樣才能相應上師?
仁波切答:
   要能把上師相應做到最好得修習大圓滿或大手印的法門,因為只有透過它們,才能做得最徹底。但是在現實生活中要能做到是很難的。所以像我們這樣的初學者,有一種方法是上師瑜伽法。這個法門讓你觀想你從上師那裏得到灌頂,最後上師溶入你自己。上師的心與你的心,兩者變得不可分離。

問題7:
    是否我心裏面把你作為上師,只要我對你充滿信心和信任,即使我們沒有遇見也沒有任何儀式,你也就是我的上師了?
仁波切答:
    我猜是吧。 有人提到一個人如何缺乏福報去遇到老師。我想告訴你,佛陀自己說過,依法不依人。因為根本上引導你至證悟的是佛法。儘管這麼說,像我們這樣的人當然需要老師,需要看著某些典範。 我會建議你向釋迦牟尼佛,我們的共同老師祈禱。並請求他特別為你示現為人,在適合於你的時間、地點、和情境中。在這裏,也許並不相關,我還是要提醒你,你要尋求的是證悟。所以你需要一個對於你實現證悟,能夠至少給予一些幫助的老師。現在有很多老師。不過,我認為你最好當心。因為很多這些老師,並不一定對你的證悟感興趣。所以,不要太快的被某個人啟發,我寧願你被佛法啟發。

問題8、心裏老是對大德起邪見,每天都很惶恐地念金剛薩埵和蓮師心咒去消罪業。求宗薩仁波切開示我該如何做,如何對治。
仁波切答:
    這也就是為什麼你要去檢視你的老師,而且是在你請他做你的老師之前。這在金剛乘裏是比較嚴重的。如果你不是在修金剛乘,而且可以的話,你應該向這位老師坦承,這樣做一直都是很有用的。

問題9、作為弟子應該怎麼對待上師的顯現?怎麼對待上師對我或者對別人“不符合我理解的慈悲”的顯現?我為此困擾了好幾年,因為某些因緣的錯亂,導致我幾年了還沒有在修行上給自己一個對於上師給我的這種顯現的正確理解,請上師仁波切開示。
仁波切答:
只要想這完全是我自己主觀的想法,不論在我眼裏這件事情看起來是對的或錯的,都只是我主觀的認知而已。

問題10、我想問的是我該怎麼做呢?是看你的書來修持嗎?聽說跟隨上師修行,只有接受灌頂才能成就,那麼像我這樣的人很難能見到你,是不是就不能成就了?
仁波切答:
你可以先從看書開始。下次我們見面時,我們可以看看接下來可以怎麼做。

問題11: 是否沒有上師修行就無法深入下去,或者會有一些不好的方面?
仁波切答:
    只有在密乘是如此。但即使在大乘佛教中,還是有導師比較好,這樣才不會回走偏了。沒有老師也不是一定不好。這就如去撒哈拉沙漠而沒有嚮導,少了指南針。

問題12: 我有薩迦的上師 可是我有時候懷疑他有沒有因材施教,好像想教每個人的都差不多,也沒有教什麼教理,我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仁波切答:
    如果你對這位老師仍有懷疑,不要從他哪兒接受教法。

問題13、對於沒有見過面的上師是否可以祈請呢?是否可以得到加持?
仁波切答:
      對於沒有見過面的上師,當然可以祈請並得到加持。

問題14、如果同時對幾個上師有信心,應該如何觀想呢?
仁波切答:
    觀想他們都是一體的(無二無別)。通常是將他們想成一個本尊,例如文殊菩薩。


問題15,憶念上師有很大的功德,請問如何憶念呢?
仁波切說:聽聞講解蔣康康楚仁波切《遙喚上師》(Crying to the Guru from Afar)祈請文之教法。

問題16,佛是正遍知,而我們實際修行中遇到的大多數肉身上師並不遍知。比如一個教派傳承的上師並不瞭解另一個教派傳承的修法。當自己的修行疑惑向上師請教而上師不能回答時,很難生起上師是佛的信心?
仁波切答:是啊,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先聞道與思惟,真的去檢視這個人是否合適做你的上師。在金剛乘的傳統裏,一旦你授了灌頂和教法,一旦這個成為你的金剛上師,那麼當你認為他所知道的是有局限的,那只是你自己的投射。你得這樣去想。這不僅是在上師這件事情上如此,事實上每件事情都是如此。譬如當我們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子,那只是我們的投射。當我們覺得某個人很醜,那也是我們的投射。所以上師的不足,也是我們自己的投射。這是其中一種思維的方式。另一種方式是去想上師只是在示現給我們看而已。因為就如釋迦摩尼佛一樣,他示現成人,示現成王子,因為如果他沒有如此做,而如金剛經所說的佛是無色無相的,那我們要怎麼跟他溝通呢?

問題17,很多成就者在上一世既然已經成佛,為什麼轉世後還需要再修呢?比如仁波切在《真師之言》中說自己並未證悟,可是仁波切的前兩世顯然已經成佛了,這是仁波切謙虛嗎?
仁波切說:如果你認為我只是謙虛,那是你個人的修持,但我也一定要修持我的謙卑心。如果你把我視為佛而對我產生恭敬心,你會因此而受益。記得連狗牙都能變成佛的舍利!

  宗薩欽哲仁波切說:“有人問,由於無法和我見到面,是否可以根據我的教授修行?我認為,如“止、觀”一類的修行,特別是修“止”,你絕對可以開始去修,因為這並不複雜,你只需去靜坐,基本上坐得愈多愈好,然後盡可能觀自己的心。我所說的觀心,並非跟著心流轉,並非做白日夢,而是無論生起什麼念頭,你只是注意、知道它,不要造作,只是觀察它。大家可以開始去做這樣的修行。 但是,假如你將來真想好好修行,尤其是金剛乘(密乘)的修行,最好能有某種指導。
  在我收到的問題中,很多人都問我是否能做他們的上師。我希望告訴大家,當然,我非常樂意盡自己最大努力去幫助你們,這也是我選擇的利益眾生之路。雖然我幫助眾生的願望很多時候都並非出自真誠,但我會將裝做教授他人當作是自己修行的機會。但是,我也提醒大家,首先,我並非具格的上師,更不是具格的金剛乘上師。假如你以具格上師該有的功德來檢驗,真誠且坦白地說,我什麼都不具備。我可能有的,只是曾經從很多偉大的上師那裏得到了一些教授,可能比諸位略微多知道一點資訊,這些我可以跟大家慢慢分享。如果這是諸位想要的,我將盡力傳授給大家,但是,如果你們想要尋找一位能用手指頭點撥你開悟的上師,那你們可找錯人了。 其實,即便作為一個普通人,我也不是很靠得住。很多時候,我會失蹤,我會躲藏起來,我很自私。你們可以去問問我的那些所謂的弟子們,他們可是吃了不少苦頭。這是大家應當記住的一點。更重要的是,我想告訴大家:成為一位上師的學生,與佔有權完全無關。我的前世-據稱是我的前世—偉大的蔣揚欽哲旺波和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以及很多偉大的上師們,都曾有過許多偉大的上師。蔣揚欽哲旺波實際上可能有將近113位上師。而蔣貢康楚羅卓太耶仁波切也差不多。由此可看出,成為我的弟子,並不意味著你只歸屬於我,一定要得到我的允許才能從其他上師那裏接受傳承和灌頂,也並非說明你不能再成為其他人的弟子。實際上,從我凡人的觀點來看,我希望你們去選擇其他真正好的上師,如果我失敗了,你們至少還可以有其他上師可以仰賴,這是我個人的強烈建議。”

 問題18:仁波切,為何上師相應法在藏傳佛教中是如此重要?
仁波切: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簡言之,首先,在密乘,上師被理解作不只是個指導者。在藏語中,我們說:上師就是教法本身。一位偉大的薩迦上師曾說:我們心的空性層面是密的上師,心的明性層面是內的上師。這些我們都有,我們不需要尋找,每個人都有心。如果你有心,空和明的自性就在那裏,這兩者是密和內的上師。為了瞭解這點,我們需要一位元外在的上師。為了見到你自己的臉,你需要一面鏡子。所以外的上師就像是鏡子,使你見到內的上師。一旦你瞭解內和密的上師,就不再需要外的上師,外的上師融入內和密的上師中。
    外的上師很重要。當然,這取決於你有多少時間。你是否有三大阿僧祗劫?如果有,那麼也許上師並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你想在短時間內獲致證悟,例如在這一生中,那麼像你、我等人,半輩子已經過去了。我們當中某些人最多還有五十年活著的時間,其中一半會是在睡覺,對嗎?我們只有很少的時間。所以我們需要做的,就是雇個人戳穿我們的自我。這就是為何外在上師很重要。
    但是要小心,找到對的外在上師是非常難的。找到一位慈悲、博學、持戒的外在上師非常困難。找到一位謹言慎行的上師很難,但是甚至更困難的是找到某個具有勇氣真正撼動你世界的人。因為大部分時候,弟子向上師作大供養和禮敬,然後上師讓步于弟子們想要的,於是那成為一種交易,目標迷失了。上師在這裏是為了要讓你感到非常挫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