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波切關於情感問題的回復

問題1,我不知道如何用佛法的心態來處理自己的愛情。在我的感情經歷中,我常常自覺傷心,並為不能遇到合適的人而感到難過。有時我希望看得的淡些,於是變得十分被動,一直等待下去,有時候我嘗試努力溝通,卻為對方的逃避而難過。我希望自己能和一個人相互關愛地在一起,可總是不可能。我們該如何用佛法的道理來面對現實中感情交往的種種情況?
仁波切答:
    你一定要體悟到,即使我們原本所預期的結果,只實現了百分之十,都值得我們慶祝一番。如果你能作到這一點,你不僅瞭解了佛法,也能擁有一段感情。

問題2,我遭到我最信任的男友、好朋友的多起欺騙,我該如何面對,我不能怨恨他們嗎?
仁波切答:怨恨他們對你並不會有很大的幫助。你應該要做的是好好享受你自己的生活。

 問題3,最近我開始談戀愛,但為我帶來了煩惱,不再像單身時那樣精進修行。是該放棄這段愛情還是應該繼續維持下去?我對愛情的經營感到厭倦,渴望單身的狀態。愛情和修行有矛盾嗎?

仁波切答:所有世俗的努力都與佛法背道而馳,不僅是愛情。我們在世間所作的每件事都如此,愛情、權力、名望,而我們對它們卻如此執著。你沒有理由要現在就結束你的感情,因為基本上世俗裏的每件事都會帶給你煩惱。如果你認為必須結束帶給你煩惱的事情,那你乾脆擺脫所有的俗事,而不僅是愛情。我的建議是順勢而為,沒有必要做太極端的決定。如果你的感情無法繼續它自然就會結束,你不用費力去結束它。

問題4、有關感情是否結束問題,我與男友感覺無法交流,感覺他沒有上進心,這樣的關係才勉強維繫了2年,但是跟他真的不開心,我通過“只管打坐”才繼續維持,我不知道分開是不是我自私做法。懇請仁波切告知。
仁波切答:
    這不是自私的,但一般來說,感情的事永遠都不會如你所願,一定記住這一點。

問題5,父母給我介紹女朋友,我很害怕因為結婚就會讓我分心,沒有時間修行,從而浪費了暇滿人身,所以請教仁波切該怎麼做?
仁波切答:結婚並不一定會影響你的修行。你是否分心,完全要看你有多自律。如果你真的認為結婚會讓你分心,而你不會因為拒絕婚姻而讓你的父母太傷心,或許你可以告訴他們你不想結婚。

問題6、男友與我分手後,我很痛苦,在看過你的《正見》一書後皈依佛門。同時,我的前男友和他的新女友也皈依佛門,我們也皈依了同一個師傅,我們每週放生都能碰面,我現看到他們在一起很痛苦,我是否應該在一段時間裏避免與他們見面,甚至可以為此犧牲一些放生的機會以及與上師見面的機會?我如何才能真正放下?
仁波切答:
    也許就幾個月時間。

問題7、人生是否可以有既不出嫁也不出家的中間形式?這種形式利於修行嗎?
仁波切答:
    有!單身。
問題8、這種形式利於修行嗎?
仁波切答:
    對有些人是。

問題9、如何去愛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如何放下內心的傷痛?
仁波切答:
試著去想他們是因為自己的無知和種種的情緒才帶給你傷害。
問題10:
    “我和我女朋友都是佛弟子,一起受過灌頂有密乘戒。所以女友也是我的金剛兄弟。她很好,很多方面都比我好,但有時可能我比她更能容忍一些,當我和她對某事的看法不一致時,她發表她的看法時的態度很強硬,讓我感覺自己的我執受到了挑戰,如果我語氣強硬,可能會發生爭吵。為了避免發生爭吵,我們意見不一致時我常常選擇沉默,或表示贊同她的看法,但可能有時我即便選擇沉默,她又會因為我的沉默而不高興。 每當她說話挑戰到我的我執,我不高興時,我想把她看作上師的示現,把她當做老婆仁波切,這樣如法嗎? 感覺自己的智慧太有限了,不知道該怎麼樣能平衡好。因為如果我一味地妥協沉默,感覺我會失去自我和主見,而如果我不妥協沉默,我堅持自己的看法,怕會引起爭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
仁波切答:
    我個人會寧可選擇去體悟一點,無論做什麼,永遠都只是你自己所想所感知的而已。”

問題11、愛上了出家人怎麼辦?是我藏傳佛教的上師。請仁波切告知怎樣做可以走出情感漩渦。請仁波切説明我。
仁波切答:
   你可以做幾件事。你可以向你的上師表白。你也可以隱藏你的情感,等它自己慢慢淡化。你可以祈請度母幫助你。

問題12、作為一個單身的女子,弟子對於婚姻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一切隨緣而行。在這個過程中,弟子身為女性常常會被生理期的生理衝動而困擾。因年輕時有過自慰的行為,因此這個習慣即使在學佛後曾改掉,但是這兩年又因克制不住生理衝動而復發。弟子很想瞭解:
    1、這樣暫時無法克服的生理衝動而導致的自慰行為是否真的與居士戒中的不邪淫戒相違背?(弟子這麼問也許首先是希望能給自己找一個心理安慰?)
    2、有什麼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降伏每月都會出現的生理衝動呢?
仁波切答:
    1、不(這不違背邪淫戒); 2、發願眾生都能得到大樂。

問題13,我和師父(他是居士)既是師徒又是情侶,處於情侶會我有自私的想法,也經常對師父有埋怨,我知道這樣是破戒的。請您開示我該如何處理這種關係呢?

仁波切的開示:有這樣的雙重關係總是比較辛苦,但你也很幸運能有這樣的感情。如同所有菩薩道的修行,你還是應該不斷地保持淨觀。生起慈悲心,培養耐心和所有菩薩的特質,並且試著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你的老師,不要把你們的感情當作一般世俗的關係。這當然很難做到,但你還是可以試著學習讓自己漸漸習慣這樣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