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波切關於育兒問題的回復

問題1,非常想知道您對於目前社會上比較嚴重、普遍的青春期孩子叛逆,不聽話,沉迷網路,厭學這樣的問題的看法。作為父母應怎樣對待這樣的孩子?
仁波切答:很不幸的,我們可能需要去學習如何用他們的語言表達.

問題2,我在一次流產之後開始誦《地藏經》是想誦給未能來到世間的胎兒,但在看到《正見》中提到:佛法不是商業,我們不應當“交易的拜佛”。我迷惑了。我該怎樣做?
仁波切答: 為你的孩子祈請回向是多麼好的一件事!那不是商業行為。只有當你想要獲得世俗的利益時,才是在做生意。

問題3,佛弟子在選擇要生孩子之前,應該怎樣發心和實踐?
仁波切答:作為一個佛弟子,尤其是大乘佛法的追隨者,不論我們做什麼,我們都要試著去利益眾生,即使生孩子也一樣。你可以發願這個孩子在現在和未來都能利益眾生。


問題4,在教育孩子的過程中,應該讓孩子多瞭解什麼?
仁波切答:我們現在的孩子一定需要學習因果關係。因為我們的孩子們一般都只被教導有關“結果”而已。我們的小孩可能坐在一個大沙發上,他們必須要學習有多少人做出多少貢獻、花費多少努力,才製造了這個大沙發。有些樹被砍了,在世界上某個地方也許是洪都拉斯或是柬埔寨,有許多一天掙一毛錢的小孩做了這個沙發。這是我們要給小孩非常重要的教育。在佛教裏我們稱此為“業”,在一般人的話裏,叫做“沒有白吃的午餐”。

問題5,是否應該讓孩子儘早接觸宗教?進行宗教教育?
仁波切答:強迫一個天真無邪的人去接受某種思想都是不好的。宗教是靈性的事情,他們必須自己去追尋。我們不能強迫餵食他們。如果這樣做的話,不管宗教的精髓是什麼,就會失去。我總是喜歡一個人為了追求真理跋山涉水、飄洋過海的這種故事,這是好的。可是如果宗教是強迫銷售給你的話,這是很令人懷疑的。我們剛才也講過,對孩童的教育,教育他們因果的關係是最理想的。現在有很多新時代或者現代另類思考的學校,我也去過一些。有一些在印度,我覺得非常好。因為他們教導一些從物質觀點看起來毫無價值的東西,例如讓小孩子學習古典音樂和舞蹈,而且教很多年,保證不會因此技能找到工作。但我認為這種教育給了孩子們特別的東西,讓他們非常優雅。總之,回到這因果的教育。我們現在實在是忘記了這個。下一代的小孩會忘記,不知道在我們吃飯之前有一個叫做“烹飪”的過程。他們可能以為食物加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問題6,沒有辦法保留腹中的孩子,要把他流掉,因此每天陷入無法自拔的自責,我和孩子的父親開始吃素,我每日念地藏菩薩佛號、打坐,希望能誠心懺悔,我們還能做什麼?
仁波切答:繼續做你們現在已經在做的事情,而且繼續做一段很長的時間。

問題7,我本來打算生育時開始修學佛法,深感生育沒有意義。但又沒有出離心,請問仁波切生育有意義嗎?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那要由你自己決定,要看你目前各方面的狀態,你的經濟能力等等。如果你有能力用好的動機來帶大一個孩子或是至少支持某些眾生,這是一件好事。有一些(由你帶給他們生命的)眾生長大後可能還會成為能夠幫助這個世界的好人。

問題8,孩子們與成年人最大的不同是什麼?人成年後最可能的損失是什麼?
仁波切答:最大的不同就是“不批判”的那種能力。很悲傷,成年人失去了這個能力。事實上,在禪定的教授裏,需要我們達到那種境界,不批判的境界。因為當你不批判的時候,你是最開心、最快樂的。一切都只是玩具、遊戲,只是一種展現。我們可能失去了那個能力。

問題9,想與你談談關於孩子性教育方面的問題,對孩子應該進行性教育嗎?
仁波切答:我們應該對小孩子進行性教育。可是困難的挑戰是,伴隨著性而來的,會有很多情緒,這是很難教導、很難學習的課程,因為每一個人都不同。有性就帶來會情緒上的糾葛,例如期待、假設,所有這些都會產生,比如說像失去信心的問題。由於學校不教這些東西,所以我看過一些年輕人,因此而不敢去約會,怕受到拒絕。情況嚴重的話,還會產生強大的自責。我們又有一些驕傲,有面子問題,沒有信心,就沒有面子可以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