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仁波切第一次回復大陸學生問題

仁波切說: 
    首先,我從印度為大家送上問候與祝福。我收到很多來自中國的問候以及問題,對此我表示感謝。我可能無法回答所有的問題,但希望回應某些問題時,也能照顧到其他的問題。此外,由於各個問題的層次五花八門,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所要說的內容。這些提問當中,有一些問題很大、很廣泛,例如:“如何獲得解脫”,“應該如何修行”,“如何將修行融入到工作與生活中?”等。
    當然,這些都是我們需要一再回答的問題,我們需要深入探討。我想,不只是跟我討論-而且不只是討論,還要有獲得解脫與證悟的熱切之心。我們試圖尋找一條通達解脫之路,但避免不了遇到內在和外在種種障礙的挑戰,然後當然就會失望,然後又會對自己失去了發心而產生負罪感,緊接著又想努力去彌補失去的發心。我認為,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修行過程,我唯一能對大家說的,就是要不停地繼續修下去。
    我很高興看到在中國有這麼多人對佛法感興趣,而且似乎願意投入時間和精力,來探索靈修之路。眾所周知,在這個末法時期,全世界都變得如此地物質主義,人們大多已不再關注靈修的價值。但是,如果我們完全沉浸在物質世界裏,我們也很清楚的知道這世界會朝著哪個方向發展。我的意思是,我們在科學上及物質上這麼有成就。我們的祖先曾經當作故事或神話講的事,現在都被我們實現了—我們已經能夠登陸月球,甚至能在24小時之內環繞地球一圈。
    我們成就了這麼多,然而,如果物質進步就是答案,那麼這個答案現在也應該實現了。但大家都明白事實並非如此。從某一個角度來看,所有這些物質上的進步,實際上正在使地球日趨危險,人類也越來越不安全。正如大家所說:窮人越來越窮,而富人越來越富。那麼,當人們越來越富有時,就真得會幸福嗎?這是一個我們都應去探討的問題。因此,對這些比較廣泛的問題,我只能建議大家持續不斷地尋問,即使你認為自己已經知道答案了,也還要不停地追問下去。
    有一個特別關於墮胎的問題,從某方面來說,我很高興自己沒有及時回答她的問題,因為我希望這位懷孕的女孩已經決定留下她的孩子了。我認為,如同提問的人所說的,一旦我們瞭解到這也是一個生靈,而泯滅一個生靈的生命是一種惡行,因此,我會建議你不要去墮胎。這可能會引導到另外一個大家關注的問題。我想向和她一樣的年輕人提出一些建議,我很直率地告訴大家,如果你們不想有墮胎之類的事情發生,最好當然就是不要有性行為,否則的話,你們應該運用各種避孕措施,就不會有墮胎之類的事情重現了。
    有人問,由於無法和我見到面,是否可以根據我的教授修行?我認為,如“止、觀”一類的修行,特別是修“止”,你絕對可以開始去修,因為這並不複雜,你只需去靜坐,基本上坐得愈多愈好,然後盡可能觀自己的心。我所說的觀心,並非跟著心流轉,並非做白日夢,而是無論生起什麼念頭,你只是注意、知道它,不要造作,只是觀察它。大家可以開始去做這樣的修行。
    但是,假如你將來真想好好修行,尤其是金剛乘(密乘)的修行,最好能有某種指導。在我收到的問題中,很多人都問我是否能做他們的上師。我希望告訴大家,當然,我非常樂意盡自己最大努力去幫助你們,這也是我選擇的利益眾生之路。雖然我幫助眾生的願望很多時候都並非出自真誠,但我會將裝做教授他人當作是自己修行的機會。但是,我也提醒大家,首先,我並非具格的上師,更不是具格的金剛乘上師,甚至在聲聞乘的水準上也不是。假如你以具格上師該有的功德來檢驗,真誠且坦白地說,我什麼都不具備。我可能有的,只是曾經從很多偉大的上師那裏得到了一些教授,可能比諸位略微多知道一點資訊,這些我可以跟大家慢慢分享。如果這是諸位想要的,我將盡力傳授給大家,但是,如果你們想要尋找一位能用手指頭點撥你開悟的上師,那你們可找錯人了。
    其實,即便作為一個普通人,我也不是很靠得住。很多時候,我會失蹤,我會躲藏起來,我很自私。你們可以去問問我的那些所謂的弟子們,他們可是吃了不少苦頭。這是大家應當記住的一點。更重要的是,我想告訴大家:成為一位上師的學生,與佔有權完全無關。我的前世-據稱是我的前世—偉大的蔣揚欽哲旺波和蔣揚欽哲秋吉羅卓,以及很多偉大的上師們,都曾有過許多偉大的上師。蔣揚欽哲旺波實際上可能有將近113位上師。而蔣貢康楚羅卓太耶仁波切也差不多。由此可看出,成為我的弟子,並不意味著你只歸屬於我,一定要得到我的允許才能從其他上師那裏接受傳承和灌頂,也並非說明你不能再成為其他人的弟子。實際上,從我凡人的觀點來看,我希望你們去選擇其他真正好的上師,如果我失敗了,你們至少還可以有其他上師可以仰賴,這是我個人的強烈建議。
    下面的問題是一個作家兼電視導演提出的,他想要出家,但又不知自己是否應該出家。當然,我認為出家是件大好的事。佛陀曾經說過,當你成為出家人,就成為了釋迦之子、釋迦之後代,也就是說你成為了佛陀家族中的一員。但是,如果讓我說,我會建議你考慮到緬甸、斯里蘭卡或者中國雲南省的某些寺院裏去出家,那些地方還保留著如聲聞乘的一些傳統,比丘的傳統。我之所以提出這樣的建議,是因為
    聲聞乘裏有短期出家的傳統,你可以選擇一年期、兩個月期,甚至說不定還有一周的短期出家傳統。如此之後,如果你真的認為你能這麼作,你才認真選擇包括西藏的傳統去出家。不過,我偏好的是諸如緬甸、斯里蘭卡、泰國等地方的聲聞乘傳統,因為現在西藏的出家戒律基本上都快煙消雲散了。目前我只能說這麼多,好嗎?
    下面,有一個誠摯而迫切的問題,關於人到中年,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應該如何繼續修行。這是一種非常好的態度,認為自己已沒有多少時間的緊迫感,是一種有益於修行的良好態度,你應該繼續保持。因為大部分人,即使到了90歲,都還認為自己的時間充裕。那麼,既然已經步入中年行列,我們該如何修行呢?要知道,修行佛法並非要你必須完成各種不同層次的訓練,例如,假如你沒有完成幼稚園,就不能繼續讀高中,如果你沒有拿到高中的畢業證,就不能讀大學。修行並非如此!這完全得根據每個人自己的情況來定,並不是說我出生在個佛教家庭,從小就是佛教徒到現在,我就一定比你們這些四、五十歲才開始修行佛法的人更快會得到收穫。要知道,修行是非常個人的,千萬不要因為自己起步晚而洩氣。況且,佛法法門眾多而且殊勝。然而,我會建議大家多修菩提心,閱讀寂天菩薩的<入菩薩行論>,如果有可能,儘量接受這個教法,並多修止觀,不斷生起慈悲心,因為這才是佛法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