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初仁波切的最新回復

問題1,如何能見得上師的功德,或者說如何做到視上師如佛,兩年來,我一直被這問題困擾著,我上師是:噶瑪洛桑達吉仁波切,他可以把我帶上解脫道嗎?我好多次的懷疑,也好多次的祈請佛陀給我答案?
仁波切答:要能做到這一點的確很難,因為這真的不容易。在修行上淨觀是其中一門非常困難的功課。我建議你在進入上師弟子關係之前,先多聽聞與思維。

問題2,空性和法性是一個概念嗎?有什麼不同?
仁波切答:兩者完全相同。空性比較像是本質,而法性比較像是一種特質。就如同陽光一般,有光和光的特質。

問題3,修行是不是一定不能吸煙、喝酒呢?
仁波切答:不喝酒不抽煙會對你的修行有説明。

問題4,佛陀在八正道裏提到正命,意思是正當的職業。弟子的職業恰好是現代社會非常流行的占星學,平時主要寫運勢,有時候做個人諮詢,包括算命的成分。其他工作沒興趣,請問仁波切,弟子應該怎麼做?自己總在發願“願自己的工作更如法、更有意義”。一直這麼發願,事態就會逐漸朝著積極健康的方向演變嗎?

仁波切答:不論我們做什麼,如果我們能具足三殊勝,那每件事情都會變得有益。也就是正確的發心,做的時候不帶驕慢。無論做了什麼,都回向給眾生。

問題5.您在《正見》中說“一切情緒皆苦”、涅槃亦非快樂,照這樣理解世界上是不是就沒有快樂存在了?那麼,我們聽笑話、做善事之後的那種快樂又怎麼解釋?沒有快樂的對比又何來痛苦之說?
仁波切答:我們所說的“快樂”一詞的特質是可靠且永恆不變的。聽笑話或做善事所得到的快樂既不可靠,也不永恆。所以我們所說的是持續更久的“快樂”。
  問題6,“一切事物皆無常”這句話本身是否也無常?
仁波切答:是的。

問題7,根據“一切事物皆無常”,四法印也應是無常,修持四法印不正是執著于無常,是不是無明?
仁波切答:四法印的概念是非常無常的。

問題8,一個人真的能徹底忘記不堪回首的過去嗎?比如小時候遭受長期的虐待,比如看著父親生不如死最後讓他在痛苦中去世,我是將畢業的學生,佛法給了我很大的利益,想學佛,但過去的陰影無法忘記。墾請仁波切開示,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他應該修四無量心。願眾生快樂。願眾生離苦等。

問題9,弟子近來對“深入法性海”這句話頗有些體會,每天觀想世間人事物品都好像是微粒子幻化組合而成,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與之互相沉浸融合。但怕長期這樣觀想習慣後,會形成斷滅見,這種執著會更危險。所以想祈求上師開示如何進行正確的清淨觀和空觀,而不至於走入斷滅邪見!
仁波切答:她應該讀《寶性論》。這也是為什麼應該研讀空性的特質。空性不是虛無。
  問題10,有古佛再來,說明涅槃之後還有獨立的意識存在嗎?
仁波切答:不是,(涅盤之後)只有智慧,而不是意識。古佛再來是憑著他們的悲心,他們的祈請,她們的願力,與一般眾生不同。
  問題11,成佛之後看宇宙 是不是就像看著電腦遊戲,可以選擇玩或者不玩?
仁波切答:我們會這樣解讀,但成佛之後真正會發生什麼事,是完全超乎我們正常所能理解的範圍的。
  問題12,眾生不斷成佛,諸佛無休止的廣度眾生,為什麼眾生卻永遠度不盡?
據說是因為眾生在不斷產生,那眾生是從哪里產生的?
仁波切答:我覺得像「有多少眾生?」、「有多少佛?」這一類的問題都是永無止盡,且無法回答的。但是對我們這種凡夫的心來說,你可以說因為有很多很多的眾生,所以有很多很多的佛。我們只能用像「很多」這樣的字來形容(眾生和諸佛),但其實它沒有太多的意義。

問題13,我們本來即是佛,為何不能安住,要起妄念進入輪回?我們既然進入輪回,為何不能安住,要修行成佛?為什麼要先離開家,再回家 這樣來回折騰 ???
仁波切答:你的問題就好像是問如果在實相上杯子是乾淨的,我們為什麼會需要清洗它?在實相上,在究竟真理上,我們並沒有二元的想法,只有在相對層面上是如此。這就好像有一個人做了一場被大象攻擊的惡夢,隔天早上你問這個人,大象是怎麼到你的夢裏呢?

問題14,真正的空性是不能被語言描述的,但為什麼我們卻有可能通過相對的語言去瞭解真正的空性?理由是什麼?
仁波切答: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事實上文字和語言不能創造空性。文字、語言與修行的作用是淨化各種使我們無法瞭解空性的染汙。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事實上,就是在這一點,金剛乘有遠遠勝過其他修行之道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