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3)

1,在我受到別人嘲笑時候,事後總是控制不住自己重複回想這些事,使自己處於氣憤的情緒中。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的開示:
我們應該一直試著不要失去自己的理性而生氣。就如寂天菩薩所說,如果別人笑你的事情不是真的,那何必難過,因為他們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又何必難過,因為他們說的是真的。所以基本上就是試著學習去觀照你的心,不過這當然狠困難,很不容易。不過同樣地,就如寂天菩薩說的,沒有什麼事情是我們不能適應的。如果你一再地去嘗試,你的心就會漸漸地習慣安忍。這就是你應該努力的目標。
2,一個沒有師傅的人(受過皈依五戒),有什麼具體步驟 在菩提路上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嗎?
仁波切的開示:如果你已經受過五戒,你不一定需要找一位元師父。首先我們一定要瞭解,受過五戒後,我們主要的導師就是佛祖釋迦摩尼佛本人。我想你的問題可能是指金剛乘的上師,但是這五戒不必然是金剛乘的五戒,小乘和大乘的菩薩道中也有,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看,你不一定要依止一位老師。
3, 回向時做回向給盡虛空界所有眾生之後,還需要單獨針對某個人做回向嗎?
仁波切的開示:是的,將所有功德回向之後,我們仍可以將功德回向給某個特定的人。因為回向的重點是你的發心,是在修心。如果你用菩提心來累積福報資糧,這種福報是無限的,而不是可以回向的福報就只有那麼多,是會用盡的。
4,自他交換的修行真的能通過觀想讓例如受虐待的動物得到安樂嗎?還是只是讓修行人發出慈悲心和菩提心?
仁波切說:是的,自他交換絕對可以幫助你觀想的物件,也能幫助修行者慈悲心與菩提心的增長。因為就如佛陀所說,所有的事情都要看因緣。光光是有人真的在為所有和特定的眾生修習自他交換,就證明這些眾生能有這樣的福報來得到這樣的因緣。所以作為一個大乘的學生,我們應該將自他交換作,為我們主要的修行功課之一。
5,菩提心有三種發心。我最喜歡牧童式的發心。但我很困惑如果自己還沒有成佛,可以利益眾生呢?很多大德說,如果自己沒有成就,則無法利益眾生。我很想瞭解作為一個凡夫是如何利益眾生?
仁波切說:當一個人已經有牧童式的發心,就已經證明這個人對於利己的事情已經沒有興趣。所以即使這個菩薩在起始的階段還沒有證悟空性,已經能夠幫助非常多的眾生,那個利益眾生的種子已經種下去了。所以請繼續生起你牧童式的菩提心。
6.我們的內心總會對眾生有種種的評價然後產生分別的心念,有了這種心念,真正的慈悲心已經不存在,利益一切眾生也變成了利益我喜歡的眾生。有什麼方法可以有效地對治這種習氣而真正成就平等心?
仁波切說:你說的沒錯,當我們生起評價分別的心時,我們就失去了慈悲心。不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一步一步地來。就因為你早上受了菩薩戒,不表示你所有的分別心到了晚上就會全部不見。我們要學習一步一步地讓我們對眾生所生起的評價漸漸地消失,而真正的菩提心能逐漸地增長。
7,我想請教仁波切有關佛教中“隨緣”的問題:我們在放生的過程中,常會碰到有人下網捕魚。有的師兄會說這是個人的因果,要隨緣處理,隨緣是不是就不該做任何努力了呢?
仁波切說:恩….隨緣。這一點我不確定。因為如果我們只要隨緣,那又何必修行呢?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去改變操縱因緣。我所謂的操縱是指削弱不好的業力,甚至可能的話讓它消失,同時試著增加並種下好的因緣。所以真的不是只是隨緣而已。我想隨緣的概念是受了印度教的影響。所以我們必須試著累積善緣,避免種下惡業。

8.我和師父(他是居士)既是師徒又是情侶,處於情侶會我有自私的想法,也經常對師父有埋怨,我知道這樣是破戒的。請您開示我該如何處理這種關係呢?

仁波切的開示:有這樣的雙重關係總是比較辛苦,但你也很幸運能有這樣的感情。如同所有菩薩道的修行,你還是應該不斷地保持淨觀。生起慈悲心,培養耐心和所有菩薩的特質,並且試著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你的老師,不要把你們的感情當作一般世俗的關係。這當然很難做到,但你還是可以試著學習讓自己漸漸習慣這樣的態度。

9,佛弟子在選擇要生孩子之前,應該怎樣發心和實踐?

仁波切的開示:作為一個佛弟子,尤其是大乘佛法的追隨者,不論我們做什麼,我們都要試著去利益眾生,即使生孩子也一樣。你可以發願這個孩子在現在和未來都能利益眾生。

10,自從看完空性的開示之後,我就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強烈否定所有的東西,覺得都是假的,這樣的心態導致我無法行動,因為我覺得那些都是錯的,嚴重影響我的學習和工作,不知道該怎麼辦?

仁波切的開示:你說的並不是對空性的瞭解。瞭解空性不表示有些事就是錯的。因為如果是錯的,就不是空性。對、錯、好、壞都是分別,都是落入兩個極端。而我們應該要試著超越極端。所以你說的並不是對空性的瞭解。

11,早上懶床,我狡猾的心就會說,不執著嘛,但其實自己是沒有精進。怎麼對付呢?靠禪坐嗎?

仁波切的開示:對,這是偷懶。但為了要破除更大的痛苦,更大的、更可怕的執著,你現在應該暫時保留這個比較美好可貴的執著。一旦你證悟了,好的、壞的執著都得放下。但是現在你最好還是暫時培養對修行的執著。

12,人類每天都在無理佔用天下的資源。我們的工作也好像在破壞著地球。作為一個年輕的修行人,我們要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這麼多的不幸呢?!

仁波切的開示:發願。因為如果你要到外面去一個一個地教育他人為什麼他們不應該破壞環境,就憑著人性貪婪和固執的這些特質,那是不可能也做不到的。所以我們還不如發願,讓這個願望在你過世之後還會開花結果。所以發願是最好的選擇。

13,本人習慣鑽牛角尖,經常無法理解一般人眼中一些很簡單的事情,嚴重影響到工作,應該怎麼解決?

仁波切答:你問這個問提就已經是想太多了。你就不要去把這件事情當作是個問題,你想要想多少就想多少。別人怎麼看你,誰管他。

14,我對勝義菩提心很嚮往,但是感覺今生成就很難,我是繼續發願修勝義菩提心還是就發願修去淨土?

仁波切說:兩個都做,而且不會很難。因為你能這樣想,就已經為發菩提心跨出很好的一步。很諷刺的是,要去增長菩提心,要比培養貪心、憤怒、世俗的牽絆等等要容易許多。因為憤怒會帶給你那麼多的痛苦和問題,所有這些都會帶給你許多的痛苦。但是增長菩提心就不同了。首先它只是發願,然後它會帶給你快樂。對別人慈悲、原諒、以及愛別人是多麼令人快樂的事情,而且不用你花一毛錢。憤怒就會讓你付出很多的代價。

15,很多成就者在上一世既然已經成佛,為什麼轉世後還需要再修呢?比如仁波切在《真師之言》中說自己並未證悟,可是仁波切的前兩世顯然已經成佛了,這是仁波切謙虛嗎?

仁波切說:如果你認為我只是謙虛,那是你個人的修持,但我也一定要修持我的謙卑心。如果你把我視為佛而對我產生恭敬心,你會因此而受益。記得連狗牙都能變成佛的舍利!

16,很多成就者也會結婚生子,不知他們是如何與妻子相處的,按世俗人來說,會因為“愛”而結合,那麼成就者也是這樣嗎?

仁波切說:大成就者們做什麼或不做什麼,就如同一隻鳥向天空飛去,去探索天空是否會有盡頭一樣,他們的發心和行為是無邊無際的。他們可能看起來非常平凡,有時甚至比我們這些凡人還要平凡,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是超乎我們想像的。所以與其去評斷他們,我們應該隨喜他們所做的所有事情。

17,能否用幻想對治執著?修法時,我對今生和世間的執著一直干擾我,難以擺脫。於是我想到一個點子對治它——就像小男孩們會幻想自己其實有個超人或者外星間諜之類的秘密身份,我想,我可不可以也幻想,自己其實是已經開悟的菩薩,只是暫時偽裝成一個自私愚昧的眾生?——這樣幻想我可能可以多少減弱自己對此生的執著,但是正如世間幻想都是為滿足自我虛榮而設計,我也可能反過來只是在更助長自己的自大而已。請問您如何建議?

仁波切說:這可能不是一個很好的辦法。事實上,有一個更好的辦法是他應該想他具有佛性,因此他有成佛所應該具備的所有潛能。這就好像如果有人要吃蛋捲,你卻給他一顆蘋果,那是錯的。但如果一個人想要吃蛋捲,你給他一顆蛋,那就很接近了,要吃蛋捲的這件事情就已經完成一半了。同樣的,記得他具備佛性,就已經很好了,而且也能幫助他提高自信心。

與其去假裝(自己是菩薩),他應該就一直去記得自己對這個世俗有太多的執著,那反而會對他注意自己的貪著比較有幫助。

18,沒有辦法保留腹中的孩子,要把他流掉,因此每天陷入無法自拔的自責,我和孩子的父親開始吃素,我每日念地藏菩薩佛號、打坐,希望能誠心懺悔,我們還能做什麼?

仁波切說:繼續做你們現在已經在做的事情,而且繼續做一段很長的時間。

19,憶念上師有很大的功德,請問如何憶念呢?

仁波切說:聽聞講解蔣康康楚仁波切《遙喚上師》(Crying to the Guru from Afar)祈請文之教法。

20,我本來打算生育時開始修學佛法,深感生育沒有意義。但又沒有出離心,請問仁波切生育有意義嗎?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的開示:那要由你自己決定,要看你目前各方面的狀態,你的經濟能力等等。如果你有能力用好的動機來帶大一個孩子或是至少支持某些眾生,這是一件好事。有一些(由你帶給他們生命的)眾生長大後可能還會成為能夠幫助這個世界的好人。

21,臺灣高僧說在遊戲裏殺過人死後要下地獄,上師如何看?

仁波切的開示:我不確定這樣會下地獄,但是一直去滋養我們暴力瞋恨的習性可能不是一件有智慧的事。

22,我們可以像佛陀一樣只要打坐,而不用讀任何的經典就證悟嗎?

仁波切的開示:佛陀曾經接受過許多的教法。佛陀也曾經累積了許多的福德資糧。佛陀研讀過經典,也省思過自己。佛陀並沒有只是打坐而已。

23,我們常聽到這樣的教學:不執著親友,我們在生活中該如何實踐,如何與自己的親友相處?

仁波切的開示:發願。在華嚴經淨行品中有智首菩薩問文殊菩薩的一段非常好的經文。你應該去讀這一品。

24,在一家企業做銷售工作,工作中通過種種技巧與手段塑造客戶的不安全感,危機感,從而刺激他們消費。這和我修持的佛法矛盾嗎?我是在造惡業嗎?我該以什麼樣的心態,繼續兜售我的產品呢?

仁波切說:這就是輪回的本質。你知道嗎?我不是說你應該辭掉你的工作,也不是說你應該欺騙別人,讓別人沒有安全感。我要說的是作為一個無明的眾生,有那麼多的業障,我們都只是業力的副產品而已。因為如此,一旦業的輪子開始轉動,通常就會一直轉下去,而能停止它轉動的力量又如此薄弱。我們也就只能隨業流轉。

但是你能有這樣的覺知力,發現我們正被困在業力當中,就已經是讓業輪變慢的開始,因此你應該這麼去想。而且發願所有你所接觸到的人,你的顧客等等,最終都能接觸到佛法,並且證悟,試著去建立這種修行上的連結。但這不是要你到處去宣傳佛教,讓別人變成佛教徒。

25,佛是正遍知,而我們實際修行中遇到的大多數肉身上師並不遍知。比如一個教派傳承的上師並不瞭解另一個教派傳承的修法。當自己的修行疑惑向上師請教而上師不能回答時,很難生起上師是佛的信心?

仁波切的開示:是啊,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先聞道與思惟,真的去檢視這個人是否合適做你的上師。在金剛乘的傳統裏,一旦你授了灌頂和教法,一旦這個成為你的金剛上師,那麼當你認為他所知道的是有局限的,那只是你自己的投射。你得這樣去想。這不僅是在上師這件事情上如此,事實上每件事情都是如此。譬如當我們看到一個美麗的女子,那只是我們的投射。當我們覺得某個人很醜,那也是我們的投射。所以上師的不足,也是我們自己的投射。這是其中一種思維的方式。另一種方式是去想上師只是在示現給我們看而已。因為就如釋迦摩尼佛一樣,他示現成人,示現成王子,因為如果他沒有如此做,而如金剛經所說的佛是無色無相的,那我們要怎麼跟他溝通呢?

26,我身體有殘缺,每天都生活在焦慮和憂鬱裏,非常悲觀,但是現實的責任和身份支撐著我繼續做著各種各樣的事情,我覺得我就像是一個活死人,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繼續?

仁波切的開示:你應該試著讓你的生命變得有活下去的價值。那就是去學習慈悲,學習慷慨,試著去跟隨佛陀的腳步,那會讓你的生命變得很有價值。不然追求世間的一切最終還是會令人沮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