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8)

問題1、當人試圖要放下執著,心中卻是越刻意放下反而越是放不下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
    這表示你已經開始發現執著是很難放掉的,所以這樣很好。其實不是你的執著變得更加堅固,而是你開始注意到它了。而且,你所體驗的這個感覺只會越來越強烈,但你不需要為此而擔憂。繼續你的修行。

問題2、你曾說:發心非常重要。雖然我修行之前在心裏默想“為了一切眾生成佛”,但感覺是口在說,心沒有說,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
    這也是一個很好的體會,繼續去注意到自己這樣的缺失。這麼做會讓你生起想要修行,並讓自己更好的動力。

問題3、想請仁波切談一下關於“止觀”與“氣脈明點”在修持上的異同?
仁波切答:
    “氣脈明點”只用在金剛乘裡,而“止觀”在南傳、大乘、金剛乘中都可以找到。

問題4、您曾說:禪修很重要:只管打坐。以前我每天有三至四個小時的修行時間,剩下一個半小時禪修。現在我只是打坐。其他都不做了。是這樣嗎?
仁波切答:
    你應該繼續做其他的功課,因為禪坐很難抓得准(英文字譯:很滑),大多數的時候我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在禪坐。而至少做其他的功課時,你做了念咒等等的功課。

問題5、成佛的人是不是就不會再輪回了?那他還怎麼度眾生呢?
仁波切答:
    成佛的人不再是因為業力而回到三道輪迴,而是因為慈悲的力量。

問題6、我希望以後可以翻譯佛經工作,父母很擔憂,怕我這樣的想法以後會受苦,我序言怎樣才可以實現願望?念經剛經嗎?還是怎樣祈禱?有時候會覺得非常的悲傷,覺得沒能為父母做什麼,請問仁波切要如何才能從這樣的情緒裏出離出來呢?
仁波切答:
    祈請普賢菩薩的加持。你知道嗎?峨眉山?
    如同寂天菩薩及許多大乘先賢所說,雖然我們認為自己是為了父母好,所以給他們錢、蓋房子、送禮物給他們,但是這些事實上只是帶給他們更多的貪念、期待與恐懼。因此,最好的禮物應該是菩提心。為此,你應該發願,希望有一天你能真正地回報現在的父母,以及你過去世所有的父母對你的關愛。

問題7、打坐的時會看到自己的期待和恐懼,看到自己很不好的地方,有時候會很難繼續坐下去。請問仁波切我是只是看著念頭,還是選擇減少座上的時間呢?
仁波切答:
    不,不,你應該繼續坐下去。

問題8、我在一次流產之後開始誦《地藏經》是想誦給未能來到世間的胎兒,但在看到《正見》中提到:佛法不是商業,我們不應當“交易的拜佛”。我迷惑了。我該怎樣做?
仁波切答:
    為你的孩子祈請回向是多麼好的一件事!那不是商業行為。只有當你想要獲得世俗的利益時,才是在做生意。

問題9、有關感情是否結束問題,我與男友感覺無法交流,感覺他沒有上進心,這樣的關係才勉強維繫了2年,但是跟他真的不開心,我按照你說的方法:只管打坐才繼續維持,我不知道分開是不是我自私做法。懇請仁波切告知。
仁波切答:
    這不必然是自私的,但一般來說,感情的事永遠都不會如你所願,把這一點記住。

問題10、 如何思考人生無常?是呆呆的坐在那裏想像各種糟糕的事情麼?還是有具體的方法?
仁波切答:
   (思考)我們所擁有的一切事物絕不會維持它現在的樣子。

問題11、什麼樣的標誌可以讓我進入下一個階段的修行。我總不能一直停留在思考人生無常的階段吧?
仁波切答:

 不要去想標誌的事。

 

問題12、如何去愛那些傷害過自己的人,如何放下內心的傷痛?
仁波切答:
試著去想他們是因為自己的無知和種種的情緒才帶給你傷害。

問題13、愛上了出家人怎麼辦?是我藏傳佛教的上師。請仁波切告知怎樣做可以走出情感漩渦。請仁波切説明我。
仁波切答:
你可以做幾件事。你可以向你的上師表白。你也可以隱藏你的情感,等它自己慢慢淡化。你可以祈請度母幫助你。

問題14、我有時在街上給路邊的乞丐一些硬幣。朋友說你要有選擇地給他們,因為大部分是騙子,我還是給他們硬幣。我想如果懷疑他們是騙子,會削弱我的慈悲心,我想問你:第一個,我給乞丐錢是在助長有些騙子嗎?我是在造惡業嗎?第二個,我是不是因為怕失去了所謂的慈悲心才這樣做的,我沒有真正的慈悲心嗎?
仁波切答:
    首先,我們只能盡力而為。究竟誰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誰又是否為假乞丐,這真的很難判斷。而且老實說,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所給與的這些幫助,是否真的幫了對方或其實傷害了他們。我們也不知道應該要拿一塊人民幣給路邊的乞丐,尤其是那些小孩們,或是給他們好好上一課。我們有什麼資格去做這樣的裁判呢?所以,對我和你這樣的人來說,最好的修行就是培養良善的動機,真正地發心。

問題15、作為愛幻想的雙魚座, 總是不由自主追著念頭跑,請問有什麼方法對治嗎?
仁波切答:
   
向上師祈請。

問題16、對念頭的覺知,我的體會是我做不到在念頭升起的同時就覺知,這個覺知是要滯後一點的,覺知之後念頭就不見了。我認為覺知也是一種念頭,我不可能同時升起兩個念頭。不知道這樣對不對。
    第二個問題:我現在偶爾可以察覺自己情緒發生了變化,並試圖可以控制它。請問控制情緒是否正確。

  第三個問題:我沒有為自己的佛教學習和實踐制定任何計畫,因為如果我確定了目標、計畫,我發現我自己就會非常緊張。也許我害怕嘲笑、失敗,也許我對佛法缺乏真正的信心,也許這些是因為我身邊沒有一個人對生活和的想法與我相同,我無從獲得指導與鼓勵,又無法從內心升起不退的勇氣。對於像我這樣膽怯的人,您有什麼好的建議?
仁波切答:
  
繼續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