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7)

問題1、噶舉派的大手印、寧瑪派的大圓滿、格魯派的大威德金剛以及禪宗的修行方法的區別是什麼?還是說這些只是不同的叫法而已。
仁波切答:
   
沒有很大的區別,但同時它們又各自有它們自己非常豐富的善巧方便與方法,而這些都非常的珍貴。

問題2、聽人說最好是看佛經,不要看講解。請問仁波切是否看別的法師的開示會對自己的修行產生干擾?很多時候覺得看佛經原著真的很難看懂,應該如何去做呢?
仁波切答:
    這不是真的。盡可能地去誦讀越多的經書、經論越好。光光是它的加持力就非常廣大。

問題3、有一件事情讓我很糾結:我很喜歡您講的只管打坐,但是我的師父說這並不適合我。師父說很多這些“普講”的內容是針對于初入門的修行者。我想請問仁波切,是否像打坐這些所謂的實修的方法,還是需要一個老師單獨教授弟子?
仁波切答:
    不需要。

問題4、我要怎樣處理自己無法滿足別人對我的預期時的罪惡感?
仁波切答:
    在我們到達一地菩薩之前,我們都不可能滿足別人對我們的預期。即使你已經是一地菩薩,你也還是無法完全滿足別人。所以最好把你的時間和精力放在發願,升起善念,與發菩提心上。因為即使有時我們真的能做到為別人做些什麼,它還是會在我們心理升起某種傲慢,而這也不必然是好的。

問題5、心裏老是對大德起邪見,每天都很惶恐地念金剛薩埵和蓮師心咒去消罪業。求宗薩仁波切開示我該如何做,如何對治。
仁波切答:
    這也就是為什麼你要去檢視你的老師,而且是在你請他做你的老師之前。這在金剛乘裏是比較嚴重的。如果你不是在修金剛乘,而且可以的話,你應該向這位老師坦承,這樣做一直都是很有用的。

問題6、皈依之後,如果接觸西方的心理學比如零極限所宣導的清理工具並實用他們的清理方法算不算背棄三皈依的誓言。
仁波切答:
    絕對沒有問題!如果她有心理上的問題,我鼓勵她這麼做。光光皈依,不表示你肚子餓的時候,就不需要吃飯。你的問題和這個比喻是一樣的。

問題7、輪回的過患究竟是什麼?是無常嗎?如果是“無常”,那麼希望從輪回中脫離是為了“常”嗎?但是“常”好象又沒什麼意義呀。
仁波切答:
   「常」也只是幻象。輪回的過患是把幻象當作是真的。

問題8、我總是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我知道這樣很不好,好想把自己放下。我該怎樣做呢?
仁波切答:
    去回憶你自己曾經犯下的錯誤,對別人的誤解,與自己和他人曾經產生的誤會,然後用這些事情來提醒自己你也不是完美的人。

問題9、男友與我分手後,我很痛苦,,在看過你的《正見》一書後皈依佛門。同時,我的前男友和他的新女友也皈依佛門,我們也皈依了同一個師傅,我們每週放生都能碰面,我現看到他們在一起很痛苦,我是否應該在一段時間裏避免與他們見面,甚至可以為此犧牲一些放生的機會以及與上師見面的機會?我如何才能真正放下?
仁波切答:
    也許就幾個月時間。

問題10、我是漢人,但是丈夫是藏人,現在我們已經分開,我的小孩現在藏地,因為我希望孩子可以在西藏那樣純淨的地方受教育,但是孩子從小沒有母愛,他會健康成長嗎?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
    先觀察看看,看看他是否能健康地成長。(如果不行),再想想其他的辦法。

問題11、我一直有一個很困擾的問題,每當我觀照到自己的情緒與煩惱時,知道這是我執和心的造作。便產生想要放下的執念,然而隨之便會產生一個與之相對的“害怕自己放不下,它會一直時不時地來打擾我,我肯定做不到放下”的恐懼,並開始害怕自己無法解脫。對此我應該保持開放的心態和不理嗎?這樣的一種念頭讓我感覺力量強於其他任何念頭,老是牢牢地抓住了我。我是不是應該對待其他念頭一樣不去否定壓抑它?
仁波切答:
   
繼續做下去,你可以放下的。你會的。

問題12、生活中,面對一些很小的事情,情緒會沒有任何徵兆的突然爆發,因生氣而造業,此時的業具足四力。每次都會念修金剛薩埵懺悔罪業,但這樣的習氣如何才能夠從根本上對治?
仁波切答:
    要對治習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剛開始的時候,這需要一段時間。要有耐心。就好像戒煙一樣。所以每一次你能處理你的情緒時,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同樣算數。

問題13、在讀到的書裏,“自我”是一個很負面的詞語。它不存在;它是無明的來源;它使人愚蠢,陷入貪嗔癡;它有複雜精密的系統。然而,很難相信,佛教講究不偏的中觀,這樣去貶低一個詞語,到底為何呢?難道自我就沒有一點好的方面麼?佛陀成就覺悟,不也是從我執開始的麼?執著那個關於生老病死的疑問,而最終達成正果?佛陀在尋求之路中有沒有得知自己將要成一個“佛”的人物?他也是靠慈悲和菩提而成就的麼?難道自我沒有任何可取之處麼?
仁波切答:
    佛陀想要成佛,與自我一點都沒有關係。事實上,剛好完全相反。摧毀自我才叫做成佛。

問題14、作為一個單身的女子,弟子對於婚姻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一切隨緣而行。在這個過程中,弟子身為女性常常會被生理期的生理衝動而困擾。因年輕時有過自慰的行為,因此這個習慣即使在學佛後曾改掉,但是這兩年又因克制不住生理衝動而復發。弟子很想瞭解:
    1、這樣暫時無法克服的生理衝動而導致的自慰行為是否真的與居士戒中的不邪淫戒相違背?(弟子這麼問也許首先是希望能給自己找一個心理安慰?)
    2、有什麼行之有效的方法可以降伏每月都會出現的生理衝動呢?
仁波切答:
   
1、不(這不違背邪淫戒) 2、發願眾生都能得到大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