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6)

問題1、“我學習仁波切所講的《普賢上師言教》,仁波切提到《當下的力量》這本書及作者屬於剽竊。我非常傷心,我將此書見解視為真理,並按照書中的方法,比如“感受內在的身體(內在能量)”等來修習。 此書(該作者還有另一本書《新世界-靈性的覺醒》)是否應該選擇摒棄?還是內容雖屬剽竊,但仍可深入學習書中理論,內容?
仁波切答:
    她當然還是可以修習(書中的內容)。我不是針對她說的。我是對那個作者表達我的想法。

問題2、《當下的力量》書中提到的“感受內在的身體”這種方式是否可取?是否對獲得證悟有良好幫助?弟子是否能依此修行?
仁波切答:
    可能可以,但還是建議她依循由過去偉大上師們所規劃的道路會比較好。

問題3、有時候覺得靜下來,就更接近真實的自己,但會覺得恐慌,就像和陌生人獨處一樣緊張。然後總會想看電視或與人聊天,打破這樣的寧靜。想請問仁波切要怎麼樣才能讓心安穩下來。
仁波切答:
    修習菩提心

問題4、正見網站開了微博特別好,可以看到學生提問與仁波切的回答,很受益,我的問題是: 對於初學的人, 要怎樣開始修行呢?
仁波切答:
    看書、反覆地檢查、辯論、問問題。

問題5、佛法裏要求對待事物不帖標籤, 不加評斷. 可是我覺得很矛盾, 比如從一些發生的事中,我們得到了經驗, 避免下次的錯誤, 或者是與人交往中, 我們都會形成一個所謂 "經驗"的東西, 這些都是有了我們的評斷在裏面, 難到這些也不可執著嗎?
仁波切答:
    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應該不要執著於任何的意見或想法,因為終究來說,我們的判斷也都只是基於自己某種情緒或短淺的目光而已。

問題6、對於地藏七,打七這種方式是如何看待的?它真的可以超撥所謂的“冤親債主”嗎?真的可以消除人的業力嗎?
仁波切答:
   
無論你在哪里或做什麼事,其實都沒有關係,一切都取決於你有多少菩提心來淨化你的業障。

問題7、我是初學者,很敬仰仁波切,最近開始禪定。我是個身有缺陷的人,在自己的生活中受到焦慮症和抑鬱症的雙重困擾。在正見微博上看到仁波切給予學生的回答。我可以通過什麼途徑得到你的指導?因為總是對生活沒有信念,太悲觀。
仁波切答:
   
請跟jennifer或正見網站保持聯絡。

問題8、我平時喜歡念經和念咒。每天念心經,大悲咒。最近又在念蓮師心咒和文殊心咒每天各300多遍,但是都念會不會太多?不能一門深入?
仁波切答:
   
沒有關係。你可以儘量持咒,完全看你自己的時間。基本上如果你沒有很多時間,就念你自己比較喜歡的。

問題9、什麼大圓滿的禪修——打坐需要睜開眼睛,凝視虛空。這樣的做的原理是什麼呢?是和氣脈有關嗎?
仁波切答: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