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4)

問題1、仁波切,你好!我幾年前看了仁波切的《佛教的見地與修道》,根據書中所講的止觀方法,修夢幻觀,於三年前意根脫落。這三年也沒怎麼修,但發現妄念減少了很多。現在的狀況是:思想,記憶,心理,情緒,都變澹了,有時達到空無一物的狀況,但大腦卻有象電波一樣的“滋滋聲”,這滋滋聲把思想都滋沒了。請問一下,我這是無記空idle emptiness.,頑空,還是真的開悟了。(自己覺察:第七識粉碎了,現在幾乎感覺不到我了),接下來應該怎樣修行才對,望仁波切慈悲開示,頂禮!
仁波切答:
  「當我們靜坐時,會生起多種經驗。對於這些經驗,(過去大師給的教導中)最重要的是把它們全部忘記。當然不要把它寫在紙上,甚至不要把它寫在你的腦裡。」

問題2、您的四本書已經全部反復閱讀,領人有茅塞頓開之喜悟。我想接下來看俄國舍爾巴恣基的《佛教邏輯》和陳那的《集量論》是否合適。這兩本書苦澀難懂,學習因明是否一定要看這兩本書?請問仁波切有什麼好的推薦嗎?頂禮!
仁波切答:
    陳那的《集量論》很好,但是非常的艱澀難懂。
    另外有一本書是Pramana yukta nidhi (中文譯為《量理寶藏論》。

問題3、現在大家都叫我好好學習,但我想如果有一個出家的機會,是不是選擇出家更合適呢?或許做好充足的準備去找您,或去印度,這樣會不會更好呢?學習佛法會比世間法更重要吧?請您給予開示,謝謝您!願您常駐人間,弘揚佛法!
仁波切答:
    即使只出家一天,成為尼眾或僧眾,都會得到許多的加持,所以我怎麼能不建議你這麼做呢!但雖然是這麼說,尼眾或僧眾的生活很辛苦。因此我會建議你先試著出家一或兩週,或一兩個月,然後再延長。見我並不重要。

問題4、弟子從小受母親影響,對佛法產生十分強烈的興趣。隨著自己一天天長大,接觸到外面的社會以後,發現這個世界的人們人心險惡,為了自己的利益做了太多的惡事,傷害別人,傷害生靈,破壞環境,漸漸感覺到佛法的真實不虛,小時對佛法的興趣現已變成真誠的信仰。厭世心理越來越強烈,再加上這次日本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地震和海嘯,數萬人一瞬間就死去了。深感人生無常的道理,弟子真的不想再把這難得與短暫的人生浪費掉了。弟子通過網路看了您很多佛法的開示,心中無不為您的智慧感到折服與歡喜。末學相信您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根本上師,末學真心希望接下來的餘生能夠在您身邊剃度出家,永遠跟隨您學習佛法,學習解脫證悟之道。弟子無奈自己福報太淺,沒有生在印度,沒有緣份親見您並皈依您,只好利用網路給自己建立這個佛緣,希望仁波切能夠給我作您弟子的機會,弟子會以日後的精進的修行來報答您!
    請求皈依於您。今日弟子在查閱北印宗薩佛學院網站時,瞭解到佛學院的一些概況制度和學生學習和生活的一些情況和感言。感覺到宗薩佛學院真的是一所很了不起的佛學院,並看到在宗薩佛學院也有很多外國人在學院學習,弟子十分羡慕!弟子也希望能夠去佛學院學習。不知去佛學院學習所需要的條件是什麼,我是否有資格去?弟子有一定的英語基礎(在國內拿到大學英語四級),關於學校的制度和校規,弟子有決心絕對不犯!弟子真心想學習佛法,因為弟子深深感覺到,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再比佛法更高的科學了,學習佛法才是這一生最重要的事,並且是不能遲疑的事。弟子很悲傷沒有生在藏地或是印度最接近佛法的地方,看到那些6,7歲就被送到寺院的小喇嘛們,很感歎他們的福報,可是自己卻已經在這浮華的塵世遊蕩了20多年。人生能有幾個20年?弟子對世間的一切不想再執著,因為那樣毫無意義,都是不實的,唯一真實的只有自己的內心。可是弟子業力太深,還沒有能力發覺這份內心的真實,不能證悟佛性。唯有學習佛法才能夠清淨身心,發覺被污濁掩蓋的那份真實.希望尊敬的仁波切能夠給予弟子指引,弟子會追隨您指引的方向,精進的修行。以此報答!
仁波切答:
   「我的回答與先前那個問題的回答類似。 一個修行人的生活是很辛苦的,你必須犧牲很多,例如享受啊!有多餘的錢讓你花用等等。你能這樣發心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如果你已經準備好做這麼多的犧牲,我隨喜你,但是我說的這些你應該記在心裡。」
問題5、放生如果放鯊魚,想到它會到海裏會獵殺很多小魚,放生造成殺生,應該如何抉擇?
仁波切答:
   你們應該放生鯊魚。

問題6、我喜歡學習佛教的見地,但在具體修行方法上我喜歡採用印度教“巴克提--krishna”的修行方法,比如 :對神像的崇拜,消除物質的欲望。不知道這樣是否可以,或者要做哪些調整?這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希望能得到仁波切的指教。
仁波切答:
    如果你的修行方法沒有違反佛教的見地,那就沒有關係。

問題7、我在中國看到的佛教和您所認為的佛教有怎樣的差異。
仁波切答:
    這我無法回答。但我相信在中國這樣物大地廣的地方,什麼樣的事情都有。有些可能美好極了,有些可能有如廢物(junk)。

問題8、那我看那些因果輪回的書應該如何思維?
仁波切答:
    只透過思惟和閱讀而希望能深刻地理解因果是很困難的,所以你應該向諸佛菩薩祈請,請他們加持你,讓你能瞭解因果。

問題9、如何理解“真修行人,不見他人過”?如何作到“真修行人,不見他人過”?
仁波切答:
    先多花些精神在"願菩提心"的修行。

問題10、發了願行菩提心後,人應該快樂還是痛苦,還是平淡?
仁波切答:
    我們不應該抱著任何的期待。我們修習菩提心是為了修行而修行,不是為了快樂或是痛苦。

問題11、有時候覺得無論痛苦、快樂、執著都是一種顯現,同樣猶如夢境一般,這樣對萬事萬物應該隨順而不執著,但也有一種擔心:是否這種相似的不執著是“我執”所造作,最後會變成一種冷漠?
仁波切答:
    能將所有的事物看作一場夢境只會提升增強你的菩提心。

問題12、發起世俗的願行菩提心後,應該如何攝持?
仁波切答:
    要持續一整天都能攝持願行菩提心,得花上一段時間(的修行)。

問題13、我能瞭解涅槃就是去除幻象之後的“幻象”,每當我想起涅槃滅寂,內心就好像平靜到一種仿佛是死亡之後的感覺。請問這是正常的嗎?
仁波切答:
    你不需要知道答案。

問題14、如果我的生活很難接觸到優秀的上師,我仍能通過自我的修行證悟嗎?
仁波切答:
    恩,(透過自我的修行)又有何妨呢?不過如果你持續不斷地修行,你會遇到你的上師。

問題15、現在漢化的佛教給我的感覺都是一直在修煉佛法的容器,而非佛法本身。很多優秀的上師也很少真正能與外界溝通,如何才能尋找到適合我的上師呢?
仁波切答:
    發願,向佛陀發願,讓你的上師能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