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3)

問題1、我每次嘗試做些改變,就會被不好的想法止步,怕自己過去的錯擋住自己現在的道路,怕這些東西爆發出來。
仁波切答
    只有透過犯錯我們才能進步。這是你所養成的一個荒謬的習慣。別讓這個習慣控制主導你了!

問題2
、我想皈依,但父母的意見是讓我先好好學習。也有人讓我撒謊,不告訴父母自己皈依的事,但是我做不到。所以沒有皈依。
仁波切答
    如果你皈依是為了比較崇高的目的,那你就不是欺騙。你也不會因此而讓別人受苦。

問題3
、作為弟子應該怎麼對待上師的顯現?怎麼對待上師對我或者對別人“不符合我理解的慈悲”的顯現?我為此困擾了好幾年,因為某些因緣的錯亂,導致我幾年了還沒有在修行上給自己一個對於上師給我的這種顯現的正確理解,請上師仁波切開示。
仁波切答
    只要想這完全是我自己主觀的想法,不論在我眼裏這件事情看起來是對的或錯的,都只是我主觀的認知而已。

問題4
、何為淨觀?如何修持?怎樣儘量保持淨觀?
仁波切答
    在談淨觀之前,我們一定要認識到一點,那就是淨與不淨,這是個人主觀的看法。光是能這麼想,百分之九十的不淨觀就解決了。

問題5
、您說的“時時的閉關”與頂果欽哲仁波切說的“每天的大圓滿修持”是不是一個道理?
仁波切答
    是。

問題6
、閉關是不是在“閉”中學著頂果欽哲仁波切說的“開放”。
仁波切答
    是,修習“不分心。

問題7
、網上看到了您今年5月在香港的演講,其中的主題是只管打坐,just seating.其中,提到關於如何只管打坐的有“身體坐好,儘量不要去做抓癢等平時很隨意做的事。”我自己的經驗是在只管打坐以後會出現各種念頭,您以前開示中提到過對於念頭要覺知,我自己理解的覺知是出現各種念頭的時候能夠意識到這些念頭,然後讓自己的心不跟著這些念頭跑,也不去壓制。就好像路上車子來來往往,而我只是站在路邊看而已,並不站到路中間去攔車,也不跟著車跑。這樣理解覺知對嗎?在“只管打坐”中這樣看著自己的念頭對嗎?“只管打坐”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念頭該如何面對?什麼都不管,只管打坐會不會變成一種發呆?禪修路上歧路多,只管打坐危險嗎?會不會走入禪修的歧路?您關於如何禪修的開示網上有很多,我們很多沒親見過您的人可以根據這些開示去做嗎,會不會走上歧路?有師兄說,她理解的只管打坐是實際坐到一種行為,而不是去想到底要如何只管打坐,這種說法對嗎?
仁波切答
    您將念頭比喻成來往的車子,很好。

問題8
、在“只管打坐”中這樣看著自己的念頭對嗎?
仁波切答:
  
對。

問題9
、“只管打坐”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念頭該如何面對?
仁波切答
    只管打坐就是只管打坐,(對於念頭)只管看著。

問題10
、什麼都不管,只管打坐會不會變成一種發呆?
仁波切答
    不要擔心結果。

問題11、禪修路上歧路多,只管打坐危險嗎?會不會走入禪修的歧路?
仁波切答:
   有可能。偶爾向懂得禪坐的人請教比較好。

問題12、
如何“不執結果而做廣大利他行
仁波切答:
    不斷地思索這個問題。

問題13、
據我聽到的,禪修就是坐在那裏什麼都不做。當念頭來的時候,就讓它來。當念頭走的時候,就讓它走。那麼,禪修和我們平時的想有什麼不同呢?我們平時生活裏,也是先有一個想法,然後下一個,一直這樣下去。如果是這樣,到底禪修的目的是什麼呢?
仁波切答:
    在我們平時的思考中,當念頭升起的時候,你並不知道。

問題14、
我正在從網站上聽您的課程。非常感謝您和那些為這些視頻工作的人!在您的課裏,您提到在聲聞乘的傳統裏,禪修者可能會有色界或者無色界的經歷。對想證悟的人,這是一個不可避免必須要經歷的經歷嗎?
仁波切答:
    不一定。

問題15、
禪修中經歷色界的經歷是和證悟相關的嗎?
仁波切答:
    有可能但並非一定相關。

問題16、
我是否需要特別的修行來提升我的動機發心呢?或者,我只是需要基於我自己是什麼樣一種人來修行,而不試圖提升呢?我是否需要等到建立了正確的見地之後再禪修呢?請您是否可以給些建議呢?
仁波切答:
    不一定要等到建立了正確的動機、見地才能修行。沒有正確的見地而去修行對你不會有害,說不定還能提升你的動機。但因為你的修行目標不是朝向成佛證悟,那要成佛有如緣木求魚,永遠不會發生。

問題17、
如果,我們不是尋求壞的,我們也不是尋求好的,那麼我們到底在尋求什麼呢?
仁波切答:
    超越兩者。

問題18、
另外一個關於禪修的問題:禪修的時候我觀察呼吸。這裏我們在說兩個東西,我和呼吸。這聽起來像是:這是我,內在有個我;那是呼吸,那是外在的目標物。但是,呼吸是我的呼吸,它是我的一部分,不是嗎?這兩者之間有個界線嗎?
仁波切答:
    你的問題有如“我的頭”和“我”到底相同嗎?這兩者既相同又不同。

問題19、
我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了困惑。打個比方,大家都喜歡搶蘋果吃,可是我不喜歡,並且不搶。我不搶的行為讓大家很吃驚,因為如果我去搶,有極大的可能性可以搶到。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勸我:你有實力,應該去搶。我感受到了壓力,並且同時意識到,我產生了不搶蘋果的執著,我覺得要超越它。我於是說服自己,對於搶蘋果這件事不應該產生喜歡或不喜歡的感覺,因此我也可以去搶蘋果。我參加了搶蘋果,我發現我的行為和思想失控了,我好像一心變成了希望得到蘋果。結果出來了,這次我沒搶到蘋果,我居然痛苦萬分,不能自拔!我感到自己在整個過程中非常混亂,並且採用與某種執著對立的方式來對治這種執著,就陷入了輪回!不過有一點好的體驗就是,以前我一直認為自己不太自私,現在終於知道自己自私的要命!不管怎麼說,看到真相總是好的。我不知道怎麼辦。
仁波切答:
    下次你應該試試橘子!

問題20、
我想問的是我該怎麼做呢?是看你的書來修持嗎?聽說跟隨上師修行,只有接受灌頂才能成就,那麼像我這樣的人很難能見到你,是不是就不能成就了?
仁波切答:
    你可以先從看書開始。下次我們見面時,我們可以看看接下來可以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