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2)

問題1、非常想知道您對於目前社會上比較嚴重、普遍的青春期孩子叛逆,不聽話,沉迷網路,厭學這樣的問題的看法。作為父母應怎樣對待這樣的孩子?
仁波切答
    很不幸的,我們可能需要去學習如何用他們的語言表達。

問題2
、學佛應該首先從哪里開始,怎樣入手呢?
仁波切答
    從學習、聽聞、靜思開始。

問題3
、百思不得其解三界唯心。科學界所說的“宇宙在膨脹”。以佛家的妙悟是怎樣的呢?
仁波切答
    宇宙的膨脹只有在我們心裏。

問題4
、在我們修學的不同傳承的教法裏各自的護法之間會不會有衝突?
仁波切答
    沒有這回事。

問題5
、什麼是自我? 人們常說:做真正的自己。如果自我是空性的,那麼,那個所謂的真正的自己,也是空性的,都不具本質。而且放棄對自我的執著是修行者修行的主要內容,那麼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應該怎樣“做自己”?是不是那些標籤,從“自私、邪惡”到“善良、仁慈”這些都要拋掉?我們放棄的對自我的執著,所指的自我,也即無明,具體可以指哪些呢?這個強調自我的世界裏,我們應該如何處理諸如“自我迷失”(我猜,這個問題是由過分的我執引起的)而又尋回“自我”的問題呢?
仁波切答
    當人們說: “做你自己”,通常他們指的是世間的事情。而你所指的空性則是佛法的範疇。
    你必須瞭解根本沒有一個叫做“自我”的東西是你必須放棄的,但要瞭解這個道理,你應該讀<入菩薩行論>,或許對你會有幫助。

問題6
、我們要如何修行才能超越累積功德與惡業的心呢?
仁波切答
    修空性 

問題7
、我想問的這個問題也許已經很老套了,作為一個敬仰佛陀的在家人,我曾經想過像很多佛陀的追隨者一樣,當一個出家人,但是由於種種原因,我還是結婚了。婚後的生活並不幸福,隨著年齡的增加,我也逐漸認識到,人生的幸福在於修行佛法,家庭生活完全不能讓我覺得滿足。我期待著過一種獨身生活,或者是出家。但是,因為覺得離開妻子是對她莫大的傷害,我又暫時沒有勇氣離開現在的家庭。現在我面臨的一個問題是,我的妻子很希望生一個小孩,而我覺得,現實生活並不幸福,如果有了小孩,情況可能會更糟,所以我非常猶豫。我想知道,作為一個當今世界的在家人,我覺得修行佛法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我可能在有家庭的情況下很好的修習佛法,並能成就嗎? 我覺得和妻子之間沒有愛情了,我是否還應該繼續維持目前的婚姻呢?  我是否應該要一個小孩呢?
仁波切答
    問你太太,你們有了小孩後,你還可以出家嗎?

問題8
、我是一名佛教初學者,然而面對如海的理論和師父,現在的自己疲憊而茫然,心裏有很多困惑無法解答,因為想找一個適合自己的老師,想找一個適合自己的修習方法, 所以不敢輕易加入某一派別(請原諒我這麼說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也不敢輕易的拜某個上師為老師(請原諒我的表達不力),以致自己越來越累越來越茫然,周圍又沒有人可以提供幫助,所以冒昧的打擾您冥頑不靈的我固執的不明白為什麼人們為了去西方極樂世界而修行,如果只是為了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而修習,豈不是建立在一種很自私的目的? 而自己卻沒有那麼廣闊的心胸為了萬物眾生而修行, 又不願意為了自己一時的幸福或是金錢而去學習,所以很累,感覺自己沒有什麼希望。冒昧打擾您了。
仁波切答:
    先修習南傳佛教。

問題9
、我看了師父的《正見》以後有個問題,既然無我,今天的我和昨天的我有什麼關係?他和我的佛性又是什麼關係?
仁波切答
    在究竟的層次根本沒有“昨日",而這個究竟的空性就是佛性。

問題10
、我目前修習《楞嚴經》耳根圓通的法門,可以做到第一層的“初于聞中,入流亡所”,後面就進展不下去了。最令我有收穫的一次打坐是入座1小時30分鐘後突然心中浮現出“不取於相,如如不動”的字句,於是內心突然感覺世間一切現象如同轉輪一樣都收攝到自己內心中,突然高興得睜開了眼睛。從那天開始真正感受到所有世間一切相皆為虛幻,是我自心的分別錯覺而已,不再輕易動怒、憂傷;也是從那天開始,我將“不取於相如如不動”這句話時刻提在心中,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被自己的心欺騙了”於是漸漸掃除了之前的不開心和煩惱,我想我初步體驗到了喜樂。但是,我最近每次打坐總是克服不了昏沉,從來沒有如此艱難地和昏沉對抗,並且幾乎每次對抗都失敗,入坐一段時間後就會感覺眼前出現各種事情,自己知道不要分別,一旦分別之後我的意識就會追隨現象而流轉,每次追隨進去一個念頭我就會打瞌睡,導致我沒辦法在進入清明、安靜的狀態。越是安靜的地方打坐就越感受到安靜而昏沉。我該怎麼辦?
仁波切答:
    縮短打坐的時間。不要擔心,別讓現在遇到的問題讓你失去修行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