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仁波切針對學生問題的回復(1)

問題一:
    我想脫離一切的苦惱和快樂,以達到內心的至真境界。為此我獨自思考困惑已達一年之久,我如此思維,任何情緒的變化我都會覺察並對自己這樣說:“不要被內心所欺騙,否則就是步入了輪回”,在打坐時,我只是覺知甚至於用高度的警覺來對抗昏沉,不對細微的念頭產生分別,因為我體驗到只要分別就會產生執取,只要執取就會令另我隨念頭所轉而喪失清明。如上所述是我每日的思維,它他已經被我應用在生活和禪坐之時,不知是否正確? 我還有一個最大的疑問,就是自己為何不能明瞭世間的假像,仍然被不真的外物所輪轉,即便是如上述的修行我似乎還有一個根本的疑惑,我覺得我仍然沒有明瞭佛陀的奧義,我想解脫,但總感覺有一股力量在壓制我的內心,讓我用不上力。然而我的覺知又告訴自己不要有強烈的擺脫的想法,因為只要我還想著擺脫,那麼就有對立的不能擺脫存在,仍然讓自己在二元的對立中輪回。我苦惱,苦惱在於不能解脫,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因為我要衝破雲層見到佛陀至真的內心光明並應用於萬物。想到此處我就雙眼濕潤,苦於不能了悟和究竟解脫。
    關於您修行的方法…
仁波切答:能觀照念頭很好,但不要欺騙自己說你真得觀照著你的念頭,因為你這麼想的時候,已經沒有在觀照了。 
    關於您說“自己為何不能明瞭世間的假像,仍然被不真的外物所輪轉”…
仁波切答:因為我們的心還不習慣。
    關於您對不能解脫的苦惱…
仁波切答:如果你在花盆裏種下一顆金盞花的種子,才過了一分鐘,你就預期能看到它發芽,甚至開花,我想你對自然的法則也要求太多了。
問題二:
    “別的師兄說:在沒有證悟空性的時候,末那識在我們有意識的時候必定時時刻刻都在作用,也就是說,我們這些沒有證悟空性的人,所有清醒的意識。必定是執著我的可是仁波切,我並不這麼認為,我觀察自己好幾回了,我每次在觀察自己,或者在看書,聽音樂的時候,我並沒有僅僅抓住和執著它,並不是說無論何時都是有我執的。也就是我認為這個末那不是每次都起作用的。”
仁波切答:
    “末那識的確一直在哪兒。當你證悟了,那末那識就不存在了。即使現在你認為沒有我在哪兒,但是“誰”在這樣想呢?仁波切說你的問題需要知道是在什麼情境下問的問題,但你知道我們沒有那麼多時間,你應該閱讀入中論。”
問題三:
    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經常想到死亡之後會如何的事情,當然我也瞭解了輪回中的種種。但是因為我的愚笨,並沒能全部的理解和徹底的相信。我時常因為好奇心想要自殺去看看是什麼樣子的。但是我自己知道自殺是很不好的事情,我也並非是因為生活得的太絕望了而產生這種想法。一個善知識跟我說,自殺後的人是很苦的,我表示不會這麼做。但是我心裏會升起很強的叛逆的心,覺得很好奇。想著既然我現在是空性的,地獄也是空性的,不過是一場噩夢,為什麼不能嘗試呢?夢不是都會醒來的麼? 請問尊貴的仁波切,我怎樣能消弭這種不合適的好奇,調伏這種內心強烈的叛逆呢?
仁波切答:
    找一朵美麗的花,看著它,一旦你自殺了,你就再也見不到美麗的花朵了。只是為了體驗“沒有花朵”的經驗而自殺,並不是最有智慧的理由。
問題四: 
    因果存在與輪回裏,那麼我們修行種下善因也只是得善果,卻不得逃脫輪回,故,何為輪回,又何為解脫?
仁波切答: 只要仍有因緣,你就仍受制於輪回。 (解脫既是沒有因緣。) ;修行的重點是要超越善果與惡果兩者。
問題五:
    是否沒有上師修行就無法深入下去,或者會有一些不好的方面?
仁波切答:
    只有在密乘是如此。但即使在大乘佛教中,還是有導師比較好,這樣才不會回走偏了。沒有老師也不是一定不好。這就如去撒哈拉沙漠而沒有嚮導,少了指南針。
問題六:
    我不知道如何用佛法的心態來處理自己的愛情。在我的感情經歷中,我常常自覺傷心,並且為不能遇到合適的人而感到難過。有時我希望看得的淡些,於是變得十分被動,一直等待下去,有時候我嘗試努力溝通,卻為對方的逃避而難過。我希望自己能和一個人相互關愛地在一起,可總是不可能。我們該如何用佛法的道理來面對現實中感情交往的種種情況呢?
仁波切答:
    你一定要體悟到,即使我們原本所預期的結果,只實現了百分之十,都值得我們慶祝一番。如果你能作到這一點,你不僅瞭解了佛法,也能擁有一段感情。
問題七:
    “佛是什麼?是一個有法力的嗎?但是小乘基本又說佛只是佛,只是導師的作用,朋友說耶穌是life,而佛法是the way to the life”
仁波切答:
    看我的書。
問題八:
    “我覺得在大陸 只提倡念佛念佛 可是什麼是佛法 我覺得現在大陸的佛法不是我想要的 我覺得佛法不只是在念佛堂念佛 還要很大一部分是愛或者說一種對所有眾生的關愛 但是我們基本上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說一心念佛”。
仁波切答:
    看我的書。
問題九:
    我有薩迦的上師 可是我有時候懷疑他有沒有因材施教,好像想教每個人的都差不多,也沒有教什麼教理,我越來越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仁波切答:
    如果你對這位老師仍有懷疑,不要從他哪兒接受教法。
問題十:
    我每天都有禱告,但是小乘好像說這個是沒用的,我說佛是智慧,可是朋友說智慧有什麼用呢?他的一切從上帝那得到,有上帝的指引就足夠了,我反而感覺他很有堅定的信念,我卻總是搖擺不定。
仁波切答:
    就因為你非常強烈地相信某件事物,不表示就比較好。小狗相信狗屎能吃,並不表示這就比孔雀相信能服毒好,就只因為小狗沒有片刻懷疑過狗屎可能不能吃。(注:在傳說中孔雀能化毒為藥,服毒不死)